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GEO视界杂志——去伊斯坦布尔旅行才叫狠有意思

GEO视界杂志——去伊斯坦布尔旅行才叫狠有意思

4
发表于2014-12-3 09:18
来源: GEO视界
作者: Stefanie Rosenkranz
所属分类:GEO计划

不同于任何一个我曾生活过其他地方,我时常会对伊斯坦布尔这座城市感觉厌倦。譬如最近我和朋友在阳台上所看到的景象:柔和的夜晚,清凉的拉基酒(一种透明无色的茴香酒,加入水之后会逐渐变成白色),高挂天上的满月,以及博斯普鲁斯海峡另一边闪烁的来自亚洲的灯光。可惜此时的我们只能吼着聊天,因为我们楼下的女邻居在听威猛乐队的那首“Wake Me Up Before You Go-Go”。虽然这首歌她已经听过1001遍了,但她依然把音乐的音量调得连玻璃都被震得咯咯作响。突然,音乐声终于停止了,因为停电了。但紧接着,一阵电钻声又钻进耳孔。

“在这里,人类并不能统治城市,而是被这座城市统治着”,几年前,导演兼影像艺术家古特鲁·阿塔曼曾经对我说过,“这儿就是一个工地,一个魔鬼,一位摩洛神,它们让人不可思议,令人窒息,教人着迷。没有哪个地方的生活能和这里一样。在西方的大城市里,人们担心着他们的保险和退休金,期望自己能在一个设施完备的公园里安详地等待死亡。与此相反,这里的人都只关注现在,它会让你的思维和判断都变得异常敏锐”。

伊斯坦布尔仿佛无处不在:人们生活在这座城市,城市也活在人们心里,没人能对它关闭心门。它毫无定式,任意生长,充斥每一个空间,从不甘愿只作背景,总是在带来各种挑战,从而令这里的生活永远丰满充实。伊斯坦布尔的居民有至少一千三百万(具体多少人,估计没人知道,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数字每天都在增长),他们每时每刻都在徘徊于精神崩溃和无条件的疯狂热爱之中。

在让·科克托(法国作家,剧作家,制片人)看,这座城市如一位身材高大、风韵犹存、年近三千岁的老妇人,“将一只衰老、用戒指点缀的手伸向欧洲”。但同时,它还是一位神经亢奋、恶毒、堕落的荡妇,不仅口气难闻、眼睛上的睫毛膏肮脏混乱,嘴边还长满像小胡子一样的汗毛。

坐在迄今为止还算独一无二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岸边,我的朋友艾梅尔一边吃冰棒一边抱怨道:“埃尔多安想把伊斯坦布尔建成另一个迪拜,一个枯燥无聊又宗教氛围浓厚的地方。”但紧接着她又陷入了思考:“我们不仅生活在地震带上,也生活在一个意识形态的裂缝当中。在这个海峡中互相汇聚碰撞的东西方文化最终会去向何方呢?”此时,阳光明媚地照耀着水面,海鸥在习习微风中鸣叫,岸上的钓鱼人正在安静地等待着鱼儿上钩。“算了”,她说:“Hallederiz”。

这句土耳其语的意思是:无论如何会有结果的。或者:我们最终能解决这个问题。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