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旅行> 珠穆朗玛峰上的尸体

珠穆朗玛峰上的尸体

4
发表于2014-11-24 09:26
所属分类:旅行

死亡往往发生在攀登者的一个“小憩”当中。他们睡着了,然后再也醒不来了。

在珠峰上掩埋一具尸体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只能任其风化分解成骷髅。

攀登者撞见那些在濒死边缘的另外一些攀登者,只能袖手旁观而不能出手相救。在这种地方,只能自救。你别无选择。

攀登珠峰大概要花费三万到六万美金,甚至花掉你的生命。

这些悬吊着的棺材往往是攀登者遇到的最大的阻碍。有的时候出现一个小失误,就会让攀登死去。

这是因为高空坠落而死亡于1924年的George Mallory(马洛里)的尸体。

马洛里(1886-1924)是位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的中学教师,欧文(1902-1924)是牛津大学的三年级学生。1924年,这两位优秀的高山探险家,作为英国第三次珠穆朗玛峰探险队的主力队员,在从中国西藏一侧攀登珠峰途中失踪。


对此,欧美各国纷纷猜测,他们很可能是在已经登上珠峰后,在下山途中遇难。英国人曾多次宣称,如果能证明马洛里和欧文已登上世界最高峰,人类高山探险的历史就要改写!然而,也有人认为他们不可能越过第二台阶,也就不可能登上珠峰。


因此,马洛里、欧文的失踪,就成了人们关注的“马·欧之谜”。70多年来,人们一直为揭开这个谜而努力。1999年美国派出一支专门寻找马洛里和欧文下落的高山探险队,在西藏自治区政府的支援下,从中国西藏一侧沿东北山脊上山,终于找到了马洛里的遗体和遗物,还找到自1921年以来近80年里,从西藏一侧攀登珠峰时不幸遇难的17具登山者的遗骸。


自此,“马·欧之谜”基本揭开。


为了查清这个世界关注的“马·欧之谜”,美国国际探险调查基金会派遣了一支由埃利克·西蒙逊率领的十人调查队,其中还有一位德国人约享·赫姆莱柏。


1999年4月中旬,调查队从尼泊尔进入中国西藏,沿珠峰东北山脊路线上山,一路搜索,特别着重从7600米到第一、二台阶之间的道路两侧。在这片地带,他们共发现17具过去80年间从此路线攀登的遇难者的遗骸。


4月30日,队员安克尔搜寻中,在第一台阶左下方一个较缓的岩石坡上,发现“一堆比周围岩石要白些,比雪还白些的白色”,走近后,他认识到这是另一具尸体,但是这一具不同,它不是近期的,而是有相当时日了。


尸首趴着,身材颇大,背部、臀部以及左脚、右臂都很完整,只有右腿断过,头部已腐烂。其它5名队员赶过来,大家都以为这是欧文。受过考古学训练的理查德和诺顿小心翼翼地翻看身体褶皱部分保留的衣服残片,最后,诺顿在衬衫领口上发现了一个残损的“乔·马洛里”的标签。


为什么欧文会穿着马洛里的衬衫?之后,他们发现第二个、第三个标签。并在遗体周围发现了到处散落着的睡袋、手套、小刀、手表、防护眼镜和衣物,还有压在身体下的信件。这些物件上都有马洛里,马洛里。毫无疑问,这是马洛里!


马洛里的尸体已“革化”,这是因为长期埋在冰雪下,没有因细菌而腐烂,但身体里的水分被蒸发后,就变成我们现在使用的各种动物的皮革一样了。这个位置离1933年在第一台阶附近发现欧文的冰镐不远,所以大家最初都以为他们找到的是欧文。


两处地方相距不远,因此我们推测,当年的遇难,很有可能是他们在下山时在这一带滑坠,无可依附,欧文可能突然滑落到珠峰北壁下的万丈峡谷里,而马洛里或者因为位置有利,或者因为经验丰富,立即采取了遇到滑坠时唯一自救的方法:仰面朝下,加大身体附着坡面的面积,减小继续滑坠的速度和重力。

马洛里生前照

这是一名死亡的女性,美国女登山家弗朗西丝·阿森蒂夫。在临死前她身体变得越来越冰凉,出现了各种幻觉,开始失去意识。情况变得极其糟糕,她的两名同伴只能离弃她而去。在这种情况下,这是 唯一的选择。直到今日,她的那两名同伴依然记得当时她的歇斯底里的叫喊:Please don`t leave me!他们内疚,可是他们别无它选...

1998年5月,美国女登山家弗朗西丝·阿森蒂夫成了第一个不带辅助氧气登上珠峰的美国女性,然而她在下山途中却因缺氧虚脱倒在了珠峰下244米处的地方,当时发现了她的南非登山家伊安·沃达尔由于没有将她活着救下山,多年来一直背着“见死不救”的恶名,饱受人们谴责。9年来,弗朗西丝的遗体仍然留在原来的地方,成了后来登山者的醒目“路标”。日前,当年被迫放弃拯救弗朗西丝的探险家沃达尔决定重返珠峰,将弗朗西丝的遗体进行埋葬,让她获得一些应有的尊严。


美国女登山家丧生珠峰前哀求:“请不要扔下我”


弗朗西丝是和俄罗斯丈夫谢尔盖·阿森蒂夫一起攀上珠峰的,然而当他们下山时,弗朗西丝却因缺氧在距峰顶244米远的地方发生了虚脱,倒在了雪地上。丈夫阿森蒂夫试图下山求救,但他却再也没有被人发现,阿森蒂夫可能滑下了陡峭的冰架,丧生在了珠峰下面的未知沟壑中。


当时,生于英国的南非登山家伊安·沃达尔正带着他的登山小组试图征服珠峰,他和登山伴侣凯茜·奥多德正好路过了弗朗西丝的身边。当时弗朗西丝仍未死亡,沃达尔曾试图抢救她。然而在零下30摄氏度的低温和严酷环境中,他们不可能将弗朗西丝活着救下山;而放弃弗朗西丝继续登顶,他们也做不出来;于是他们下山到基地去“搬救兵”。虽然沃达尔心中清楚,弗朗西丝不可能活着等到救兵到来,他们将她独自留下的行为就如同留着她等死。当他们将弗朗西丝丢弃在雪峰上时,她已经几乎说不出话来,但她仍用最后的声音哀求说:“不要扔下我,请不要扔下我。”


遗体被弃珠峰冷冻9年,成了触目惊心的“路标”


第二天早晨,当另一组登山队再次经过弗朗西丝身边时,她已经停止了最后的呼吸。没有人能够帮助她,即使将她失去生命的尸体抬下珠峰北坡,仍然是一件太过危险的事情,因为北坡山势陡峭,岩石松动很不稳定。


在接下来的9年时间中,弗朗西丝冰冻的遗体就一直留在了珠峰下面海拔8600米高的地方,成了一个触目惊心的“路标”。后来采取同一路线攀登珠峰的登山者们,都能够看到她紫色的登山服,醒目地暴露在白色的积雪上。


美国女登山家弗朗西丝·阿森蒂夫生前照

这是一个地标性质的尸体了,被命名为"Green Boots." 在珠峰上,大概有两百个这样的地标。

美丽、雄伟而又充满了危险的珠峰!

海拔8850米的珠穆朗玛峰,气候极其恶劣。


峰顶最大风力可达到飓风的强度——每小时189千米,气温可达零下73摄氏度。此外,这里空气的含氧量是海平面水平的三分之二。这样我们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的探险者无功而返了。


估计,自2004年起,共有2000人成功登顶,同时也有189人命丧途中。如果您有幸成为每年成功登顶的大概150人中的一个,那么在这条路上肯定可以看到一些东西——死尸。


丧命在尝试登顶路上的189人中,大概有120人的尸体还留在那里。这对于那些后来人来说是一种可怕的警示。至于为什么不能把这些四散的尸体移走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真的是太危险、太有难度了。到达珠峰顶是世界上任何其他东西都不可比拟的身体挑战。因此,将死者或迷途者抬下山要花费很长的时间,甚至整个队伍不得不在山上过夜,事实上这种营救努力近乎于自杀。


大多数的尸体都散落在“死亡区域”,这里就位于最后的大本营之上,大约海拔8000米的地方。没有人曾研究过具体的死亡原因,但是疲劳和天气情况肯定是一个重要因素。大多数的尸体都是即刻冻住的,登山的绳子还缠在腰间。还有一些尸体有不同程度的腐烂。正因为如此,近年来一些有经验的登山者会尽可能的埋葬路旁的死者。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