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GEO视界杂志——就一个柏林墙问题,官员就败了

GEO视界杂志——就一个柏林墙问题,官员就败了

4
发表于2014-10-30 10:01
来源: GEO视界
所属分类:GEO计划

我相信,不管是谁,有多么大的本事,当他处在千万人聚精注视的眼光下,一样会紧张,一样会因为情况的窘迫而犯下一些错误。我们一位伟大的东德官员沙博夫斯基同志就是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干了这么一件让东德政府措手不及的事情。套用一句时下的流行语:“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位“队友”究竟是如何把自己的国家的政府给坑惨了呢?又是如何让东德人民组了个好几万人的团来“参观”柏林墙的呢?让我们一起看看,关于“柏林墙”背后小事的第二集。

11月8日,东柏林

克伦茨召开了第十届中央委员会会议,这是除选举政治局成员的党代会以外最高级别的会议。三天的会议后,165位中央委员与57位候补委员决定,要发展一个“全新的社会”。

克伦茨在会议期间“未加粉饰地”介绍了经济现状:这个国家的经济已濒临崩溃,62%的出口收入都被用于支付贷款利息,并由此流人了西方国家的口袋。

这是喧闹的一天:前一天,总理维利•斯多夫和他的政府解散了,现在,政治局成员也被要求辞职,并重新选举。

11月9日,东柏林

中央委员会召开的第二天下午三点半,克伦茨匆忙地针对新的出入境政策发表了讲话:“众所周知,‘出境’的问题始终在困绕着我们。”几周前,有关部门已经开始研究相关的法案,然而,三天前公布的草案遭却到了强烈的反对,因为它规定政府可以拒绝出境申请。如果在几周前,这样的草案会被民众认为是重大的改变,但到了十一月,它已经无法被接受了。

克伦茨决定,在法案通过前先行出台一项规定以解决眼下最紧迫的问题。他在中午十二点半将起草这一所谓“内阁决议”的任务交给了四十四位部长。不过,只有二十九位部长被联系上了,而他们根本不清楚中央委员会的这一决定究竟是什么目的。

最后起草的法令不仅简化了长期出境的办理手续,而且还规定,正常的“个人出境旅游无需申请”,但签证还是必须的。只有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政府才会对公民的出境进行限制。总之,旅行自由权可以有,政府的监管也不能少。新法规将于11月10日生效。

东德的领导人在处理这个问题时表现的非常随意,因为他们有更紧迫的问题需要处理:中央委员会刚刚选出新的政治局成员不久,几位候选人便因遭到强烈反对而被取消了资格——没有人知道自己是否将成为一个要走的人。

因此,中央委员会关于出境规定的讨论也相当仓促——仅仅经过细微的修改后,这一规定就得到了一致通过。克伦茨委托中央委员会的发言人君特•沙博夫斯基在当晚的新闻发布上介绍大会的进展。但由于出境规定表决时沙博夫斯基在并未在场,因此他并不知道这一规定将于第二天生效。更为巧合的是,在原本应该交给沙博夫斯基的相关材料上是写有生效日期的,但克伦茨乱中出错,把应该给媒体的新闻通稿递给了沙博夫斯基,而那上面没有日期。

18:53

面对一百多名记者,沙博夫斯基地说道:“因此,嗯……我们最终决定……今天……啊……出台一条规定,让每一位东德的公民……嗯……都能从边界……嗯……出境。”听众一片嘈杂,而这位发言人则犹豫不决地看着手上的稿子,支支吾吾。

有人问道:“什么时候生效?”沙博夫斯基一边翻阅手上的稿子找寻答案,一边回答:“据我所知……应该是立即……马上……”这是人们最后一次那东德官员的话当回事。

发布会结束几分钟之后,第一批东柏林人便来到了位于博恩霍尔默街的边境。这是东德的普伦茨劳贝格和西德的威丁区交界的地方。接近晚上八点半时,这里已经聚集了几千人,一个小时过后,等待的人已经沿着边境绵延了一公里。

边防哨兵不知所措,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庞大的人潮,而政治局的成员貌似刚在电视上宣布了公民可以自由出境的消息。他们只好徒劳地等待上面的命令。

很快,全柏林的边境都被围住了。同样不知所措的还有国营铁路的工作人员,突然出现在售票窗口外的人群几乎要把车站踏平。

博恩霍尔默街的哨兵通过电话得到了国家安全部的命令,并于九点二十打开了一道小门,在那些想要通过边境的人的证件上盖上章,以使他们无法再返回国内。其实,这道形同虚设的小门根本无法起到疏散巨大人流的作用。十一点三十分,哨兵们放弃了。他们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打开了边境的栅门,成千上万的东德人涌入西德,哭着、欢呼着,几乎没有人再被盖过章。

就是这样,伟大的沙博夫斯基同志在没有向任何人询问,也没有暂停宣读决定的情况下,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当晚就开放柏林墙。不得不说,这位“猪队友”可能当时并没有认为自己是错的,但他一拍脑门儿做出的瞬间决定,却是造就了柏林墙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的倒下。东德人民面对这个决定是幸福地,是再也不能忍耐哪怕一秒的,而反观东德政府,他们面对着上万个堵在柏林墙门口的民众,就算是强硬如戈尔巴乔夫这样的元首,也只能选择放行。柏林墙的倒下,是人民的胜利,更是人性和人权的胜利,因为没有人能阻碍亲人们的团聚,也没有人能阻碍一个完整国家的再次团结。那个晚上,再也没有东德和西德,再也没有所谓的两个民族,有的只是来自同一血脉的热情相拥和喜极而泣。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