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生活> 皇室也是人,是人都有放纵的时候

皇室也是人,是人都有放纵的时候

4
发表于2014-9-18 10:05
来源: 煎蛋
所属分类:生活

历史充盈着性爱、麻醉剂,以及更多的性爱。世界之大,色情已无孔不入,即使身处象牙塔中的你,依旧能够学习得到足够的生理知识。如果你坚信学校教导的故事,那么英国的乔治王朝时期将是一个无聊透顶、充满礼貌舞会的年代,其中最为精彩的历史片段也只不过是乔治三世发疯而已。但是事实真相是,在英国丢掉了美利坚这块殖民地之后,他们变成了借酒消愁的卢瑟。事实上,从美国独立战争到1812年战争这段时期是英国历史上最为放荡堕落的日子。

性与婚姻

简·奥斯丁的小说及翻拍电影会告诉你1800s早期的英国情侣间会有许多活泼机灵的交谈,另外还有(根本不可信的)一周50场的舞会。但奥斯丁是个完完全全宅在家里的性压抑老处女,所以她懂个球。在现实社会中,英国摄政时期的人民都在进行着大量的性爱活动,而且大半数都发生在结婚之前。

1850s以前的英国基本不存在离婚这一说法,即使在那之后,只有有钱人才会离婚。所以乔治时期的人一旦结婚只有等到某方早死于梅毒才能恢复自由之身。但是就跟今天一样,人们在婚姻之前都会确认一下与伴侣是否性意相容,所以在洞房之夜被推倒的新娘的处女率不到40% 。外加1800s时期避孕手段的缺失,25%的长子都是在父母未成婚的状态下出生的。

家族不会因为私生子而感到羞耻掩盖它,因为社会每一阶层的人都理解这种情况,没有人会在乎它。如果非得拉出某人来为国家大半数私生子的情况负责的话,那么也将是皇室家族。因为乔治疯王的13个孩子只有一个是合法庶出的,而且他还有至少19个非法出生的孙子孙女(很有可能是56个)。而且这些孩子都没有被秘密隐藏起来,他的儿子公开地和情妇及孩子生活在一起,这是当时人们熟知的常识,报纸上经常会刊登这些花边消息。

如果你不想要有私生子的麻烦事,当然还有窑子这个替代品。在那时不仅卖淫是合法的,每年还会出版许多指导手册来帮助你找到他们,以及何种服务。根据某个历史学家的估计,单单伦敦一处的性交易规模就达到了20亿美元每年。

如果你在结婚之后后悔不及,没关系,外遇在那时出奇地普遍,特别是上层阶级。配偶只会对你的拈花惹草睁只眼闭只眼。德文郡公爵甚至安排情妇与妻子三人组一起生活了25年,大家都了解这件事。而女性在外遇方面也丝毫不会示弱,公爵夫人在外遇期间给未来的首相Charles Grey生了一个女儿。这就像是Angelina Jolie给Brad Pitt戴了顶绿帽子,还怀上Barack Obama的小孩,而且没有人会在乎这件事!


服饰

在乔治王朝时期,男性长裤下的生殖器形状明显可见,而且这种情况普遍寻常。

话说这种风俗还要追溯到古代希腊。在他们的雕塑中,女性通常都会有衣着覆盖,至少下半身是被衣服遮掩着的,但是男人都会让自己悬挂出来。因为西方人认为古希腊人的一切品味都是绝妙的,于是就继承了这种男人应不耻于在公众展示自己大屌的思想。事实上,他们还认为应该以此为荣,于是就产生了乔治时期男士轻便裤子的风潮,向每一个人展示着自己引以为豪的老二。

至于女人,她们身上的服饰也越发趋向透明的内衣。当时的女人认为穿着内衣上路是正常、姣好的,而且也不算是暴露的。在1700s到1800s之间,女性服饰的面料变得越来越轻盈,直到变成了透视装。在透视装发展的顶峰时期,许多女士停止穿着内衣、或是穿粉红的紧身内衣来展现自己的裸体。最酷的、最时尚的巴黎女性,称作为Merveilleuse,在漫画家笔下一副半裸出行的样子,有着大批的英格兰女粉丝。

仍然嫌弃不够裸露的女性发起了湿身服饰挑战。虽说此举引发了大众的嫌恶,夏天中的湿淋淋服饰的时髦性延续到了冬天,即使医生提醒说这种不适之举会杀光她们的,女士们仍旧不减24小时穿着潮湿T恤的热情。


赌博

公元2300年前,赌博就已经记载于世。乔治时期的人们更是沉溺于此。他们除了吃喝拉撒睡之外,只剩下赌博。三明治的发明也是来源于此,据说人们赌瘾上头,不肯花点时间离桌吃饭。

乔治时期的金钱仿佛是种不详之物一样,当时所有的人都似乎迫不及待地将它抛弃赌完。穷人会在酒吧玩纸牌,富人则会寻求多样的玩法。当贵族们在自己的府邸玩转轮盘赌直至夕阳西下,他们便会前去新开张的俱乐部,那里有数以千计的贵族贵妇挥霍光所有的家当与继承。没错,女人跟男人同样一般好赌。

如果你在一辆马车里,没有赌桌、没有纸牌怎么来赌一局。没有关系,只要尽可能地发挥你的想象力。人们会为任何微不足道的事赌上个好价钱,比如说用价值30万美元的东西来打赌玻璃窗上的哪颗水珠最先滑到底。一旦某人在酒吧喝得大醉倒地不起,他的朋友就会打赌他到底喝死了没有。

你可以雇佣导师来教导你策略好在某些技巧性质的赌博上赚点赢面,但是逢赌必输是千年未变的自然规律,赌徒最终都免不了要输得一塌糊涂,而且大多都会输得倾家荡产。曾经的国务卿、国会议员Charles Fox一生中输了2000万美元的资产,没有人会为此稍微感到惊讶(除了为他付账单的雷霆震怒的老爹)。毫无疑问的是,自杀是这群病入膏肓的赌徒最大的死因。


色情俱乐部

然而你在英格兰最多骗骗老婆、赌赌家产,你必须前往苏格兰才能领略真正的淫乱世界。“绅士们的俱乐部”在乔治时期遍地开花,其中最人畜无害的要算男士的单身派对。一个典型的派对之夜的节目有胡吃海饮、低俗小调、互相敬酒、性事探讨、色情出版物的互享、裸体的雇佣女郎的妖艳表演。

其中有两家俱乐部都拥有皇室级别的客户,享乐主义的天堂。

最古老和最强势的俱乐部要算“乞丐的祝福(Beggar's Benison)”,其名源自一个女子送给苏格兰国王老二的祝福。成为会员的你可以用鸡巴卵子形状的酒杯来喝酒。1700s,医生开始着魔地四处传道说自慰会给你带来危害,社会大众皱眉反抗。因此,一群非常有钱(非常无聊)的家伙集体自慰,把所有的精华集中在一个刻有生殖器的盘子,以这种夸张的手法表达自由(自慰)的意愿。

“祝生殖器与钱囊永远不会让你失望。” -Actual motto

与此同时,乡村各地的假发俱乐部也各尽其职,俱乐部之星会戴一顶假发来扮演假装皇家的女士。

如今,那些俱乐部的肮脏之物都为圣安德鲁斯大学的博物馆保管着,你需要有准入许可证才能见到它们。因为它们本性污秽,而且就如俱乐部其中一员所说的,“我们必须时刻小心,我们不想变成桌面的谈资。比如说‘上大学中的威廉王子专门有间屋子放置色情物品。”


毒品与酒精

“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人都参与到如此放荡的纵欲中呢?”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但答案其实也很简单,就是酒精。如果你喝醉了的话,你也会赌上你的房产,欺骗你的妻子,摇晃着你的生殖器到处乱逛。

18世纪早期杜松子酒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为此政府甚至颁布了几部法律来限制它,但是效果非常有限。杜松子酒非常流行,仅在伦敦一处每年就会被喝掉1100万加仑,更别说葡萄酒与啤酒。每年有上万人都因酒精而丧生,其中包括9000多个儿童。不论男女,不论哪个阶层,公共场所醉酒都不会被认为无礼冒犯、或是值得路人注目。在上层阶级,醉酒不仅不会被人鄙视,反之会被认为有阳刚男子之气。

在酒鬼的名单上,威尔士王子当之无愧引领群鬼。他基本上能夜夜醉酒,甚至在新婚之夜也是醉得趴下。由于经常被描绘讽刺成醉酒小丑登录小报,他曾贿赂过一些漫画家“不要再次不道德地讽刺殿下。”据威灵顿公爵所言,乔治每天要喝上“三巡Mozelle,一整杯香槟,两杯波旁,一杯白兰地”...当做早点。

如果负担不起年年的豪饮,你还可以采取服毒这种模式。准确的来说服用鸦片酊,一种鸦片与酒精的混合物,它不仅合法便宜,还被当做感冒、心脏病发作的治疗药物。人们甚至会把鸦片酊提供给婴幼儿服用,即使大家都知道它的上瘾特性。毫不奇怪地是,那个时代有成千上外个鸦片瘾君子,1821年其中一个为此还写了本自身经历的书,成了当时的畅销书。

总而言之,乔治时代究竟堕落到怎样的程度呢?历史学家们都同意那混乱的乔治年代直接导致了禁欲的维多利亚时代。换句话来讲,百万人民在见识到淫荡酒鬼的祖父母后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