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GEO视界杂志——上海天堂

GEO视界杂志——上海天堂

4
发表于2014-8-29 13:05
来源: GEO视界
作者: Lorenz Wagner
所属分类:GEO计划

和每一个平常的日子一样,这个城市让人有种无力感。老爸站在画桌前,面前放着一张空白的树皮纸,薄的像一片奶白色的光。“每个笔触都要落定”,他说,“你只有一次机会”。他集中精力,把画笔沁入金属罐子里,里面装着黑色墨水。

这位带着硕大眼镜、穿着至少大三码、足以让脚在里面晃荡的鞋的老人指着笔刷说:“笔尖画轮廓,笔肚画影子。”这一切必须在几秒之内一气呵成,因为墨水干得很快,一旦干了整个图就变了。

这间房子很小,向每个方向都只能走三步,中间摆着一张橡木柜子和一张铺着米老鼠浴巾的沙发床。房间里是铺天盖地的纸张、图画,有卷起来的,有裱成画的,有书法作品也有海景、山涧、树林的风景画,画中的每种颜色和每个细节都鲜明得像要从画中跳出来一样。屋外是各种各样的噪音:大嗓门的邻居们在厨房里的对话,汽车、地铁经过时的轰鸣。老爸停下手中的笔:“画画需要安静”,言语中带着认输的语气。

这是一座怎样的城市啊!“太多的人,太多的车,你无法呼吸”,这位老者说。到处都是令人不安的速度——从机场到浦东的磁悬浮列车的时速是每小时431公里;在城区,八条高速公路贯穿整个城市,直入云端的高楼给城市蒙上一层尘土;在地铁站,你还没来得及从售票窗口取回找零就已经被人群挤走;挤公交车时,你如果不第一个冲上去,可能就永远都不上去;给行人设置的红绿灯,在老人匆匆过马路的时候就开始倒数,你很可能马路过了一半就会被汽车包围……

没错,老爸告诉我们,这就是他的城市,也是艺术的敌人。它吸走了他的灵气,夺走了他的速度。他半个小时才能画一笔,半个月才能完成一幅画。说完,他又举起手中的画笔。

他每天都能完成一幅画作。夏天天气好的周末,他会去长兴探望一个朋友。“我最想搬到农村去,走进自然”,老爸说。但是在那里,他的退休金比城里要少,还有医保的问题也很难解决。

他的女儿叫妞妞,也生活在这座城市。老爸独自一人把女儿拉扯大,小的时候把她包得严严实实,病的时候给她煮热茶,在她发现自己喜欢上音乐时给她买一架古筝……妞妞还没有结婚,至今还是由老爸来照顾。

妞妞今年二十六岁了,她安静地坐在父亲旁边,脸上带着笑容。她有着姑娘的脸蛋,细长的眼线,穿着运动鞋,格子帽衫。她爱自己的父亲胜过一切。“老爸”这个名字也正是来自于她的称呼。她的房间看上去和父亲没什么差别:柜子、墙上的田园画和铺着米老鼠浴巾的沙发床。几乎可以说,老爸和妞妞属于彼此,他们是一个整体。

“我爱这个城市”,妞妞说。在这个城市里,大厦奋力地向上生长着,远处的浦东闪烁着光芒。在商店里,她能买到Chuck的帆布鞋或者Vivien Westwood的提包。这里的地铁可以快速便捷地载着她去有意思的地方,去找她的闺蜜,去外滩,当然,还能带她去上班。她是个音乐人,教音乐课,在丽思卡尔顿酒店用古筝弹流行歌曲。

她走到古筝前,在指尖粘上塑料指甲,开始拨动琴弦。她演奏的这首乐曲曲调宁静安闲,而一些滑音、推弦等弹奏技巧的使用,则为其增添了些许跳跃、活泼的元素。这首传统的中式乐曲名叫《渔舟唱晚》,是她经常会给父亲弹奏的曲目。

画下了第一笔,老爸在一瞬间和这座光怪陆离的城市和解了。这是一座所有人离开时都会带着怅然若失、义愤填膺和意乱情迷等复杂情绪的城市。就像是拥有可怕能力的摩洛克神,有着近百年国际化城市历史的上海从一个临海的港口变为了殖民地城市,然后又变身为庞大的贸易区和国际大都市。它有着1500万居民,有着四倍于柏林的土地面积,更有着喧嚣、粗野和毁誉参半的名声。它是天堂,也是地狱。

 

摄影:Peter Bialobrzeski


关注GEO视界APP,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