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文艺复兴人”,就是朝着内心最远处旅行

“文艺复兴人”,就是朝着内心最远处旅行

4
发表于2015-7-8 09:13
来源: GEO视界
作者: 王东
所属分类:GEO计划

有一种人被称为“文艺复兴人”。在世界历史上最有名的“文艺复兴人”当推达·芬奇,他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全才,不仅是画家,也是发明家、天文学家、建筑工程师,他所通晓的学科包括数学、生理、物理、天文、地质等等。在达·芬奇留存于世的6000页手稿上,记载着大量科学研究成果。作为一个“多面体”,刘墉无疑也属于这种兴趣广泛、多才多艺的人类,集画家、作家、电视主播、新闻记者、演说家、舞台艺术家等身份于一身。所以他的朋友也称他为“文艺复兴人”。
看看他早年的履历:
1971年获中国新诗学会颁“优秀青年诗人奖”。
1972年获师大美术系师生展国画第一名“教育部长”奖。“听蜀僧浚弹琴图”由“国立历史博物馆”选送第八届中日美术交换展。
同年主演“武陵人”舞台剧,并应聘为成功高中美术教师。
1973年主持中视益智节目“分秒必争”。应聘为台湾“中视”新闻部记者。

诗歌、舞台剧、新闻……看他的“出道”经历,不仅让人好奇这个人能量怎能如此之大。这些年里,刘墉奔忙在各个领域之间而能游刃有余,且每个领域都能做到高产。
 “台面”上的事情之外,他的私人兴趣也是异常广泛。他会做自然观察,看螳螂的交配过程,一边看一边画下来,还做实况记录,记下什么时候母螳螂把公螳螂的头咬掉,什么时候开始吃公螳螂的身体,在交配结束之后,他还用显微镜观察公螳螂的分泌物。他也会在自家院子里盖小房子,琢磨其中的建筑学原理,并到处搜罗建筑材料。他喜欢研究和收藏化石,为了方便管理,他还发明了自己的一套存档方法,将石头和标签放在一起拍照。为了发现珠宝行业“赌石”的秘密,他甚至还专门去了一趟云南腾冲做研究,想要学会这门“手艺”,但结果并不算理想。
像达·芬奇一样,他也会在画面里面藏一些东西。在他的《明朝有意抱琴来》这幅意境唯美的画作中,他居然藏了三只维尼小熊。他还会在画面中藏很小很小的字,或者藏一只正在撒尿的狗——足见其“老顽童”的本心。

他就像一个孩子,是一个对所有的东西都充满好奇心的人。当别人问起他究竟是一个什么“家”的时候,他索性称自己为“生活家”。虽然自名为“生活家”,他却不会做饭、不会开车也不懂得照顾自己,用他自己的话讲“是标准的生活白痴”。但他觉得这就是星云大师所说的“不着相”——看起来很矛盾,却是很有道理的一种定位。

我做事情,总是两件事同时进行。有了感觉,我会画画,也会写文章。
很多人都会惊讶于刘墉的“高产”,奇怪他为什么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出那么多的事情。
据刘墉自己表示,他做事情讲求感觉,感觉来了,可是同时产生两种甚至多种作品。刘墉说,自己在画雪地上的山茶花时,想到的却是一个电影场景:一个日本武士将刀插入腹中,血溅到雪地上,镜头摇开,山茶花落在雪地上,非常凄美的画面——而这,又可以启发他在舞台剧方面的创作。
在他的绘画里面有他的文学情怀,在他的文章中也有画面。在刘墉的画中有很多故事,豪门前车马喧哗,主人出来了,仆人拉着两只正在叫的大狗,同时有人跪在雪地上行乞,他通过这种方式是在写他自己的散文、小说,体现着他自己对于社会的关怀。
身为畅销书作家,他认为自己同时也要承担起社会责任,所以他开着腾讯和新浪的微博及博客,一有时间就会登陆上去解答读者的困惑。但也正因此,他能不断地从读者那里获得创作的灵感,也一直会有新书出版。这次画展的同时,作家出版社就刚出版了他的《不疯魔不成活》,在画展开幕的当天,散发着油墨香的样书才送到了会场。
也正是因为这种旁逸斜出的工作习惯,刘墉才能不断为自己创造新的可能。他曾经在微博上展示过自己画的文字画,用一幅画来解说文字的由来和含义,认为这样可以更有利于初学者学习汉字,还把这批文字学的作品拿给他女儿翻译成英文,变成了中英文双语版。他太太看到他在做这样一件事,便很不以为然地说,“你有好好的画不画,谁会想要看你的这种小人书呢?”结果就在他太太说这话的当晚,他的这批作品就被登门拜访的出版人看到并出版了。跟那位出版人一起来的是一位艺术品经纪人,而正是这位经纪人,促成了北京的这次画展。

旅行:他要去的地方、要走的路,一定是自己选择的。
做事喜欢凭兴趣、找感觉的刘墉,对于旅行这件事也是一样的态度。
他不喜欢随大流去那些所谓的“风景名胜”,不喜欢跟着一大群人去爬山,因为“不喜欢看别人的屁股”,他要去的地方、要走的路,一定是自己选择的。
在世界各地旅行,刘墉喜欢闯到平常旅人不去的地方,也总能得到意外的收获。他在威尼斯,居然能走到当地的一家医院里,看到阳光斜斜地照射到白垩土墙上,一只猫咪慵懒地躺在床边,有护士把躺着病人的车推了过去。在那里,他觉得“一种病人的苍白,一只猫的慵懒,一种阳光的和煦,一个旅人的流浪”就纯然是一幅油画。他在欧洲旅行,不仅喜欢看建筑的式样,也喜欢看那些老房子的建筑材料,琢磨应该用什么样的颜料去表达那种质地。他一边走路,一边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风景。

画画不仅跟文学结合,跟舞蹈还能结合,跟舞台剧也能结合。
刘墉的绘画方法多种多样,有传统的笔法线条,也有折纸、喷染、皴擦,还有剪贴,采取的是综合的手法,所以绝不是老传统,有自己的创造。刘墉说,“我这么做就可以把原来的套子打破,我也试着不是只用笔去皴,擦,用嘴含一个乳管去吹墨。”这是为了打破传统的套子,能够灌注新意,灌注新的感觉。
他的创新中有对于传统的继承。有批评家发现,刘墉的绘画继承了古代观察细致、刻画抽象的墨画传统,并加以繁荣。画墨画的时候,他会把颜色兑到墨里去,虽然古人也会这样做,但没有他发挥得这样淋漓。这样创作出来的墨画作品不仅有立体感、光感,而且有了冷暖的感觉,比古人更有表现力了。
中央美院教授、批评家薛永年先生认为,刘墉的作品有这样几个特点:第一是中西结合与中国画的突破,第二是绘画性和文学性的结合,第三点是跨界与创新。刘墉过去演过舞台剧,曾经尝试过在舞蹈里融入绘画。他说过,“画画不仅跟文学结合,跟舞蹈还能结合,跟舞台剧也能结合”。他说画花的时候,树叶的飘摆就可以想象是舞蹈家的手,花则可以想象是演员的脸。作为当代公认的才子,刘墉最擅长在各个领域之间融会贯通、移花接木。

此次在北京展出的刘墉画作《龙山寺庆元宵》比较充分地体现了他这种“跨界”、“融合”的气质。刘墉说,这幅画的灵感来自于童年的记忆,万华夜市旁边的龙山寺是父亲常带他去的地方,那是台湾最古老的寺庙之一,就算深夜依然灯火通明、香客不断。在他的画面中,不仅有场景,还有各种形态的人物同时登场,宛若电影的定格画面。为了做好记忆“重建”的工作,他还再三前去写生查访,请教当地老人并查阅史料,并据考证在画中重现了龙山寺前的莲花池,并让其后建成的牌楼和前院围墙也出现在作品之中。总结起来,这张描绘早期龙山寺,多达六百人的八尺大画,融入了刘墉的幼年回忆、个人想象与故事史实,是画、是散文,也是他经营的一部小说。


本文章关键字: 旅行 画画 写文章 舞台剧 诗歌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