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周末回眸:生命在于静止!看看树懒的“慢”妙生活

周末回眸:生命在于静止!看看树懒的“慢”妙生活

4
发表于2015-7-4 09:55
来源: GEO杂志
作者: Ina Knobloch
所属分类:GEO计划
编者按:“慢,反而不会引起注意。”数百万年间,树懒一直在完善着这条金科玉律。它们从未被食肉动物骚扰,也很少受到动物研究人员的关注。直到最近,新技术的出现才让科学家们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这一古老哺乳动物之上。

雷雨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注入连接太平洋与大西洋的“世界桥梁“——巴拿马运河,湍急的河水顺着支流不停流入周围的森林。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的生物学家布莱森•瓦兰和助手瑞恩•提斯代尔要在夜幕降临之前离开这片雨林。

你一定想不到:树懒还是一个游泳健将。有时候,它们会从树上不小心掉进河里。这时,它们就会用那两只长长的手臂熟练地游回岸边。

按计划,瓦兰今天要抓到5只树懒。但到目前为止,由于天气原因,这种只有腊肠狗大小、长着梨形脸庞、伸着两只强有力的爪子慵懒地悬挂在巴拿马丛林树冠之间的动物却一只都没见到。
此刻,他们正驾车行驶在泥泞的林间小路上,眼前这条路宛如一条盘踞在莎伯兰尼亚国家公园密林深处的长蛇。瓦兰突然将车刹住,然后又向后倒回去几米,将车停在了路中间。他跳下车,抬头看着被晚风轻轻撩拨着的树冠。顺着瓦兰手指的方向,我们看到一根形状奇怪的“树枝”,随后,这根“树枝”开始缓慢地晃动,一只长着三个手指头的动物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

标准时速:每分钟一到两米。身处一个充满食物的空间时,这种如慢镜头般的速度足以让树懒们生活得悠闲惬意。

这只四肢细长的动物就是树懒。此刻,它正趴在树枝上享受着刚刚露面的阳光,而它那身蓬松皮毛上泛起的灰绿光泽则令它和周围的枝叶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4000万年前,树懒的祖先就已经生活在地球上了,比猛犸象和剑齿虎还要早。但为什么这种生活态度如此消极懒惰的动物却可以悠闲地在雨林中的树上悬挂数千万年却没有被大自然淘汰呢?答案是:极其缓慢的动作就是它们最完美的伪装。生物进化赋予树懒的这项超众技能使它们可以自在地享受独一无二的慢节奏生活。

如今,人类活动的加剧——如对森林的破坏、非法盗猎以及交通——正在使这种动物的生活空间迅速缩小。

早在工程师与建筑师出现之前,树懒就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符合经济学原理的生存之道:减少运动就等于减少能量损耗。作为一种低耗能动物,树懒仅靠低热量的树叶就可以维持生命活动,而它们的觅食范围也仅限于身边够得着的地方。
作为一个行动极其缓慢的生命体,树懒还会吸引许多其他的生物“伙伴”,并为它们提供一个互相依赖的共生环境。陆生藻类和真菌会像附着在树木或石头表面那样生活在树懒厚重的皮毛中,为其营造出与树木枝叶相近似的颜色。同时,树懒也为此类绿色植物提供了舒适的群落生境。

1999年,保拉•德克雷特在法属圭亚那发现了一只三趾树懒宝宝。它的母亲很有可能是被盗猎者杀害了。为此,德克雷特决定在当地建立一家保护中心,专门收留受伤的树懒以及一些树懒孤儿。

一直以来,科学家们都低估了树懒这种动物。著名的动物学家阿尔弗烈德•布雷姆认为树懒是一种“迟钝且懒散的生物”,总在营造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而法国生物学家勒克莱尔•布丰伯爵则更加直白地表达了对这种动物的不屑:“世界上没有比这个不幸的家伙更懒的动物了。它的身体构造充满了缺陷、瑕疵和错误。它的眼睛生得笨拙又无精打采,它的嘴巴咀嚼食物时又笨又慢,它的皮毛扁扁塌塌……”
可是现在,生物学家却异常尊重这种被说得一无是处的动物。他们意识到:能从自然选择中幸存下来的动物不一定是最大、最快、最强的,能根据所处的环境作出正确的反应,就已经足够了。
瓦兰用尽了各种方法,想把这只树懒重新引到一根他手中的可伸缩捕捉杆可以够到的较低的树杈上面。几次不成功的尝试后,瓦兰不无沮丧地看到,那只树懒正慢慢地将身体转向他这边。那家伙的嘴巴咧得大大的,仿佛是在嘲笑瓦兰的笨拙。

对于很多人来说,把树懒从树上弄下来的这一想法不仅滑稽,还会带来强烈的挫败感,但实际上,它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数据收集装置以及脑电波测试仪器——也就是瓦兰将在树懒身上使用的装置——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找到一些问题的答案:比如睡眠对于这类哺乳动物的意义。而人类,作为另一种重要的哺乳动物,也将从中受益匪浅。
树懒之所以会引起研究人员的兴趣,是因为而在自然界中,估计没有比树懒更能睡、动作更迟缓的动物了;还因为它们是动物史上最古老的哺乳动物之一。
研究项目的发起人威凯斯基估计,遥测技术“有可能会推翻生物研究领域的许多猜想”。例如,科学家普遍认为,树懒的一生几乎是在睡眠状态下度过的,但这其实是一种误解。
不过,不睡觉并不意味着活跃。在醒着的14个小时里,树懒们只有2个小时是在活动,而在剩下的时间里,它们就那样安静地坐着,消化食物或者观察周围的世界。

体重秤和毛巾这类工具虽然无法保证树懒宝宝的健康成长,但是却可以帮助它们死里逃生。

瓦兰告诉我们,他曾因为被一只二趾树懒咬伤去医院缝针。当时,医生和护士们都被他这个初到雨林就被树懒给咬了的老外逗得前仰后合。从那之后,每次看到这种二趾树懒,瓦兰都会绕着它们走。
瓦兰发现,二趾树懒是夜行动物,通常只在深夜在丛林间活动,而三趾树懒则不然。这个现象既反常又有趣,因为动物通常都会利用固定的大约半天的时间进行活动,并针对这段时间——无论是白天或是黑夜——来优化身体的各项功能。
遥测技术帮助瓦兰第一次对自然状态下树懒的睡眠状况进行了观察,帮助他了解了野外环境对树懒睡眠的长度、深浅以及规律的影响。初步的数据分析已经呈现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部分树懒会专门食用某些特定的植物,而这些植物具有改变大脑活动与睡眠深度的作用。瓦兰突然觉得自己踏入了一个“充满未知的世界”。

这只刚出生的褐喉三趾树懒正好奇又友好地环顾着四周。在哥斯达黎加的鸟类育养中心,树懒可以远离盗猎者的威胁。

除此之外,寻求真知的过程还会充满冒险与艰辛,就像这个在巴拿马丛林中进行的项目一样:“解决疑问的方法就是:到野外去!到大自然中去研究。”马丁•威凯斯基说。 
瓦兰知道这话意味着什么:“我曾经从树上掉下来把骨头摔折过,还曾被各种你能想象得到的昆虫叮咬。但重要的是,我收获了很多宝贵的数据和经历。将自己置身原始丛林之中,亲眼见到南美洲秃鹫、豹猫以及一幕幕动人心魄的壮丽景象,这恰恰是我孩提时最美的梦想。”

图片:Stefano Unterthiner Suzi Esterhas


选自《GEO视界》杂志2015年4月刊《“慢”妙 The Exploration of Slowness》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