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报道> 外交无小事、脑洞无极“线”——国界这么划也是醉了

外交无小事、脑洞无极“线”——国界这么划也是醉了

4
发表于2015-7-2 14:46
来源: 趣闻猎奇
所属分类:报道
来看看这些国界线究竟是什么东西?难道是某种特殊的地理条件造成了这种奇特的国界线?

(1)纳米比亚诡异的国界线

纳米比亚地处非洲大陆的南端,面积82万平方公里,大约等于西班牙和意大利面积之和,如上面地图中红色区域所示。

第一眼看到纳米比亚的国界线,大家应该都会注意到这个国家东边那一条深入非洲腹地的长条形国土。

让我们来放大看一下地形图:

显然这一条狭长的国土并不是由自然地理条件所造成,而完全是人为地在地图上切割出来的。

纳米比亚的前身是德国在非洲的一块殖民地,而德国又在1890年与英国签订条约中进行了一部分海外殖民地领土互换。在交换后,德国获得了这条名为卡普里维地带(Caprivi Strip)的狭长土地,目的是让自己位于非洲大陆西南部的这块殖民地获得一条通往赞比西河(Zambezi River)的通道。

下面的图中最粗的蓝色线条就是赞比西河:

德国人为了让自己的殖民地跟这条非洲第四长河流连通,硬是从地图上画出了一条450公里长的狭长走廊(差不多等于上海到连云港的距离)。在地图上看,这条通道好像一只手,在Livingstone附近触摸到了赞比西河。

不过,德国人为什么会想要一条通往非洲内陆的通道呢?欧洲人在非洲的殖民模式大部分是以掠夺资源为目的,通常会优先修建从矿山等资源所在地通往港口的道路。至于非洲大陆内部之间的交通,他们根本就不关心。

答案是因为当时德国人在非洲东部还有一块殖民地,也就是今天的坦桑尼亚,位于上面这张地图的右上角。获得这条走廊地带后,德国人理论上可以通过河流连通自己位于非洲大陆两侧的这两块殖民地。

大家可以在地图上试着走一遍:从这条走廊的尽头进入赞比西河,然后沿着弯弯曲曲的河道一路向东,在快要达到入海口的地方,有一条细细的支流将赞比西河和北面的马拉维湖(Lake Malawi)连接起来。沿着这条支流向北进入马拉维湖,然后在湖中向继续北航行,就可以到达坦桑尼亚境内。

在大地图上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这两块殖民地的位置(靠南边的两块浅绿色区域):

就这样,德国人在理论上拥有了这两块殖民地之间横跨非洲大陆的一条水运通道。

但这只是理论而已,后来人们发现这条航道由于水流湍急以及存在瀑布等因素根本不适合航运。

说实话,谁也也不知道德国人当时是怎么想的,世界三大瀑布之一的维多利亚瀑布可就在他们要来的这块领土的边上!难道他们认为这个瀑布不会影响航运?在他们与英国人签订协议时,这个瀑布被欧洲人发现已经有35年了,应该不会不知道这个瀑布的存在。

下面放一张维多利亚瀑布的照片,大家可以感受一下,请注意公路大桥和瀑布的尺度对比:

总之,德国人就这么稀里糊涂地从英国人手里得到了这么一块土地。纳米比亚独立后,也就顺便继承了这块狭长的土地。居住在这块土地上的洛齐人(Lozi)也就这样被稀里糊涂的并入了这个国家。

洛齐人在纳米比亚属于少数民族,他们与生活在邻国的洛齐同胞关系更为亲密,于是他们在1994年成立了一个叫做Caprivi Liberation Amy的反政府武装,目标是把他们所居住的这条狭长地带从纳米比亚分离出去。

其实换位思考一下的话,这种诉求也是很正常的。如果有外星人在法德边境上随便画一个长条,把巴黎圈到德国去然后成立一个新国家的话,被圈过去的法国人不闹独立才怪。

欧洲人在半个地球外的会议桌上,对着地图随便一划,非洲大陆上不同语言、不同民族的人就被划分到同一个国家中。非洲大陆之所以战乱不断,欧洲殖民者留下的随意划分的国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2)小岛上的灯塔

在北欧的波罗的海中,有一个叫做Market的小岛。

上面的地图中,红色圆圈所标注的位置就是这个岛。它的面积只有0.03平方公里,大概相当于四个标准足球场。岛上也没有人居住,只有一座小小的灯塔。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这都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岛。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瑞典和芬兰两国的国境线从这个岛中穿过,所以在这个小岛上,国境线左边的是瑞典,而国境线右边的是芬兰。

只不过,这条国境线穿过这个小岛的方式有点奇葩:

为什么这条国境线不是以一条直线从岛中穿过,而是画了一个妖娆的S形曲线?

在1809年瑞典与俄国签订的条约中双方已经明确,两国的国境线穿过这个小岛的正中央(当时芬兰被俄国吞并),但在1885年,俄国人和芬兰人在岛上修建灯塔的时候,稀里糊涂地把这个灯塔造在了属于瑞典的一边,等于是在别国的领土上未经许可建造了一幢建筑物。

俗话说外交无小事,一个国家的领土是一寸都不能让的,按说瑞典应该严厉谴责,责令芬兰人立刻整改。

但瑞典和芬兰这两个北欧国家在1985年(整整一百年后)竟然想出了一个非常奇葩的解决方案:既然你这灯塔造都造好了,我把国境线稍微挪一下,把它框给你不就好了?不过,你得在岛上还给我一块相等面积的土地。

就这样,两个国家联手划定了这条奇葩的S形国界线。


本文章关键字: 地理 国界线 非洲殖民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