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我作为中国直男代表,参加了世界同志大联欢!

我作为中国直男代表,参加了世界同志大联欢!

4
发表于2015-7-1 09:35
来源: GEO视界
作者: 张海律
所属分类:GEO计划

去年这个时候,我这个游手好闲的无业者,曾莫名其妙的成了唯一中国媒体代表,被送到多伦多世界同志大联欢(World Pride),加入一个二三十人的国际LGBT媒体团。酒吧里的见面会上,弯男、拉拉们觥筹交错,兴奋的做着自我介绍:“拉里,费城,一本男同刊物”;“亚历山德罗,墨西哥城,一家同志电台”;“劳伦斯,维也纳,同志时尚摄影师”;“广濑江森,大阪,《女孩爱女孩》杂志主编,这是我不会英语的同事兼伴侣银杏纪章”……

局间,在一个荷兰人跟我唠叨完自己北京4年的“性福”记忆,并提及各种中国“名基”、酷儿电影节、上海同志骄傲周、圈内出版物,却发现我一点“基”本知识都没有时,开始礼貌试探,“总觉得你不像我们的人啊?”于是,我这个不但直甚至还比较恐同的卧底,只好“跳匪”。

都说基佬们是最为文雅的群体,因此媒体“同”仁们对我依然彬彬有礼,不过我却愈发感到孤单,而倒置成为绝对的弱势人群。安大略湖上的“北方精神号”巡游,我是唯一没按着装密码穿白衬衣的那一个,幸好没被误认为同样可以不着白色的“金刚芭比”;在作为LGBT“风景点”的Church-Wellesley村参观过程中,我是内心里最对各种“捡肥皂”涂鸦和亲昵行为大惊小怪的那个,却还非得装作“也就那么回事”。

一天,媒体团受邀到欧陆中世纪风格的卡萨罗马城堡,出席一场有着115对同性恋新人参与的集体婚礼。男男和女女的新人中,同种族同肤色配对的占据绝大多数,他们/她们面对镜头,分享着自己或顺理成章或无比悲苦的爱情历程,品味着终于瓜熟蒂落的这一粒粒“盛夏的果实”。来自台湾的一对男伴侣,却在满溢幸福中理智告诉我,因为台湾尚未的同性婚姻尚未合法化,他们这次的旅行婚礼只具有象征意义。更早之前的2012年,也曾有一个迈阿密姑娘和她的伦敦女友来加拿大结婚,但因佛州不承认同性婚姻,多伦多也就不敢颁出真正具备法律效力的结婚证,随后,执政的保守党还暂时冻结了这个案子。

不知是否真有某种“政治正确”的无形压力,就连我这样保守态度再确凿无比的直男,也会在去年描述这场同志集体婚礼时,写上“他们的爱情,寄望于党派更迭;而她俩的故事,也让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何谓同性恋受歧视的真实处境”。

而今,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已经以5:4的“民主”投票结果,宣布了全美同性婚姻合法,上述例子中的迈阿密姑娘也得以真正心安理得的、以传统的婚姻形式,去约束所谓的忠诚关系了。而我却愈发觉得自己去年对同志人群因无法成婚而受歧视的同情心,是非常言不由衷的虚假谎话了。

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后,我的朋友圈里最为不爽的,是包括同志在内的一批不婚不育主义者,或许因为厌烦家人亲戚长年紧箍咒般的逼婚,因而坚定认为:异性恋都已经上了婚姻的当长达几千年了,本该理智的同性恋怎么反倒大呼小叫的,自我争取到这个深不见底的不人道黑洞里了?难道非得以最保守的制度来约束对彼此的忠诚和爱恋吗?

我自己虽不至于反对婚姻制度,但也一样对其有着不信任感。只是在经历过或直或弯的各种婚礼后,又觉得人生有那么一次愉悦而幸福的高峰也非常不错。至于之后是甜是苦,是自由是束缚,是合是分,选择好了的就继续试着走下去呗。更为重要的是,如若认可家庭这个传统而基本的社会单位,那么无论社会多数对同性少数的喜恶,合法婚姻至少在很大程度上捍卫了人们拥有家庭的权利吧。

从伦敦到上海,从马德里到多伦多,又到了全球各发达城市同志群体反弱为强、骄傲游行的荷尔蒙之夏。美国同志们婚起来了的事实,让不婚不育主义者更感压力,在多元社会文化的冲击下,而今的父母或许都早看开了,不仅是逼婚成习惯的焦虑中国父母,就连一些欧洲国家,都会在尊重孩子选择的基础上,希望他们尽快结婚!尽快生(养)子。我想到3年前在萨格勒布认识的一位上年纪的中学老师,在克罗地亚还较为保守的天主教社会,他不敢出柜,却又深知父母早能猜到,“他们都早入土了,这虽然让我难过,却也少了婚姻的压力。”

既然文明社会的标志之一,是能够保障少数群体的利益,那么或许真会有那么一天,无论弯直的独身者,真会发起反婚姻制度的运动呢。

图片:张海律


本文章关键字: 政治 同志 婚礼 LGBT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