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GEO杂志:“英格兰要求人人尽职”,游戏也一样

GEO杂志:“英格兰要求人人尽职”,游戏也一样

4
发表于2015-6-19 09:23
来源: GEO杂志
作者: 张海律
所属分类:GEO计划

朴茨茅斯是我正在走访的英国重要海港第一站。对于这个英格兰南部的地名,军迷和历史迷都不会陌生,这里正是海洋霸主梦开始的地方。这座不大的城市,如“白头宫女说玄宗”一般,珍藏着“日已落帝国”永远的最骄傲的记忆。

“英格兰要求人人尽职”,游戏也一样

从未来将作为航模实践基地开放的四号船坞,渡过一滩死水,就是旧港最好玩的“游戏大厅”——行动基地(Action Stations)。它改建自原为维多利亚时代船只设计和改良中心的六号船坞,2001年,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为其揭幕时,在玩个天昏地暗后感慨:“殿下我在海军服役那么多年,为母后从阿根廷手里收复回福克兰群岛,可还远不及在这儿的20分钟刺激。”
最重要的,是这些“顶配版的任天堂Wii”,还几乎不用排队,就能霸占许久。船坞内部被布置成遭海盗劫持的双层甲板,伴随着声光电甚至烟雾效果,沿途有着诸多海军和陆战队设计的关卡。乘灰背隼直升机,在河谷中上下翻滚着追逐目标;架起真实重量的机枪,扫射登陆敌军;掌控19座的冲锋艇,搭救人质从激流中逃生;全副武装地登上君主号战列舰,到南海与海盗船进行25分钟的生死决战——这个名为“任务核准”的仿真体验,实景采自巴哈马沿海的巡逻艇。想动真格的?8.4米的全英最高室内攀岩壁,虚位以待。而七号船坞乍看上去,像一个售卖航模的旅游纪念品商店和快餐厅,其实,更大范围的“旧港学徒展区”,就搁在它被红砖墙围个严实的城门背后。从这儿,就能穿越回旧港信托基金会特意做旧还原的、百年前的朴茨茅斯社会,成为20世纪初建造无畏级战舰诞生的学徒之一。

有些人留在了岸上,或运输木材和钢料,或焊接拼装处,一辈子也从未出海;有些人远行了,要么幽闭在大船最底部,通过锅炉房输送航行动力,要么站在桅杆处风吹日晒,向同行或敌舰打着旗语。26个字母都分别有着属于自己的旗帜,少量常用词汇也被有着更多的旗帜代言。拼出一句“英格兰要求人人尽职”,需要摇晃或升降31面不同旗帜。来自中国的我不禁在想:如果当作间谍船,混入敌群,来一通“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的对话,又需要多少旗呢?

250岁的国家精神象征,到500岁的海军活化石

“麻烦帮多拍一点杆帆连接处细节”、“可能的话帮扛本全彩图相册回来吧。”从微信朋友圈直播中得知我在朴茨茅斯的军迷和航模迷朋友,迅疾变成“直男癌版”的求代购人群,并清晰确凿地下达命令,“其他都可以错过,但一定得去纳尔逊胜利号!”技术宅男,向来都是特殊景点的最强旅游指南,从来都比旅行者显得更有在场存在感。
所谓纳尔逊胜利号(HMS Victory),是18世纪末19世纪初一艘由海军上将霍雷肖·纳尔逊指挥的常胜战舰,在打败不可一世的拿破仑和法兰西第一帝国的过程中,将军和战舰都立下了殊死战功。作为皇家海军的模范舰,HMS胜利号的正式名称是“女王的船只”(Her Majesty’s Ship),可由于战神的地位,人们口头上更习惯将它唤作“纳尔逊胜利号”。
不但是英国军事力量的传奇丰碑,更让全世界军迷认干爹般地疯狂崇拜,直至今天,仍然是250岁高龄的皇家海军在册战舰,当然,这艘世上现存最古老的战舰,只是作为国家精神的象征,而被高成本地维护和供奉着。

2.4公顷2500株优质橡木铸成的金黄大美人,虽然还是珠光宝气地藏于深闺,可我发出的照片,不免让远方的追逐者们失望了,“还以为满帆呢?这光秃秃的三根桅杆还怎么看啊!”
整个偌大的港区,也只有胜利号,需要由工作人员按时组队带入,进行一趟有丰富讲解的“金玉其外、苦逼其中”之旅。先是顶层会议室和将军起居室,精致华美犹如舞会沙龙。从美国独立战争到法国大革命再到特拉法加海战,纳尔逊可不是在这儿舒服地躺着、一次次指挥完成了胜战。他得经常深入“基层”,到逐渐低矮和逼仄的三层火炮甲板和更深层的燃料和动力甲板待着。1805年12月21日的特拉法加海战中,胜利号取得英国海军史上最重大和压倒性的胜利,纳尔逊自己却中弹了,当被船员抬到最底层甲板治疗区时,军医却执拗坚持着先来后到的原则,而错过了救治黄金时间,殒命大海。

胜利号巨大的阴影里,还藏着一只个头也不小的“开口飞碟”,那里面躲着港区最古老的文物——都铎王朝16世纪初的玛丽玫瑰号战舰。亨利八世在即位的第二年(1510)建造了这只当时最大的战舰,服役了34年后,在与法军交战时,因侵斜过度导致炮门进水而沉没在英格兰南部的索伦特海岸外。
在海底长眠了437年,英国才在1982年组织大规模打捞工作,将6%的部分上岸干燥、分类鉴别、复原场景,最终严格按着船层和400多船员的不同工种,建造起一座收拢残骸并回首古代的沉船博物馆,并为实现文物的干燥保存条件,而为其披上一件最新潮流的、价值2700万镑的飞碟式钢铁建筑外套。
捞上来的大批木条,被重新拼接成大概的骨架并箍出三层船形;从平行排开的三层长廊透明玻璃窗,可以将玛丽玫瑰的外形打量仔细。而被打捞上来或仿制做旧的舱内物件,则被分门别类地放置于同为三层的博物馆东侧空间。刀剑和弓箭等冷兵器以及原始土炮,与木碗、皮靴、鹅毛笔、弦乐器,形成着战备与生活的有趣对比。莫非,那时海军远航,也像步兵那样,让作为炮灰的乐队,敲打吹奏着鼓舞士气的进行曲,先走一步?抑或他们只是调剂战船生活的戏子?

图/张海律、英国旅游局、港务公司


本文章关键字: 历史 英格兰 朴茨茅斯 军迷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