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报道> 广阔到被忽略的农村,有多少留守童年正在死去

广阔到被忽略的农村,有多少留守童年正在死去

4
发表于2015-6-17 14:33
来源: 腾讯图片
所属分类:报道
贵州4名留守儿童服农药死亡事件成为社会关注焦点。心理学家认为,只有童年时获得过爱的人,才有能力爱他人,缺乏关爱和陪伴将严重影响儿童的身心成长。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共生活着6100万留守儿童,他们中的大多数缺乏完整的亲情和父母的陪伴。缺爱的童年将变得险象丛生。图为2010年9月28日,湖南省岳阳市,湘阴县文星镇黄金学校的孩子们,该校90%的学生为留守儿童。

2015年6月9日晚,贵州毕节4兄妹在家中喝农药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其中,年龄最小者5岁,最大者13岁。4名儿童的母亲离家出走,父亲外出打工。长期以来,孩子们独自生活。大儿子张启刚留有一份遗书,大概内容为:谢谢你们的好意,我知道你们对我的好,但是我该走了。这件事情其实计划了很久,今天是该走的时候了。图为4名死亡留守儿童生前住所,屋内悬挂着他们自制的秋千。

留守儿童安全意识薄弱无形中增加了孩子们成长过程中的危险。图为2009年12月20日,山东省327国道菏泽段,几个孩子爬上一棵小树玩耍。每逢周末,这些离开校园的农村孩子像出笼的鸟儿一样无拘无束。

图为2012年5月21日,河南洛阳,天气渐热,几名孩子结伴到河边洗澡,农村留守孩子的安全问题凸显。
有时,无人看管的间隙,悲剧就在留守儿童身上发生。2013年6月26日,江西南昌三个亲兄妹在村口一池塘旁戏水时溺水身亡。由于当时没有其他人在现场,直到最小的一名5岁男孩浮出水面时才被人发现。三兄妹的父母去广东珠海打工了,平时小孩交由爷爷奶奶看管。图为老人坐在溺亡孩子的旁边大哭。

2012年2月12日,河南嵩县,10岁的小龙和伙伴玩耍时,被邻村22岁的“村霸”野蛮殴打致死抛弃河中。家人寻找一天一夜后,在河滩的下游打捞出了孩子的尸体。小龙的父母在深圳打工已6个年头,无法对孩子监管,平时只能打电话。图为小龙生前照片。

早在五年前,贵州毕节就已发生过留守儿童非正常死亡的悲剧。2012年11月16日,5名留守儿童躲在垃圾箱里生火取暖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图为“闷死”的5名少年于2012年1月在民政局安置点与另一名流浪儿的合影。

离家出走是当下留守儿童的问题之一。2006年5月的一天,四川华蓥留守儿童周乾放学回家与妹妹打水战被奶奶责骂几句后,不辞而别要去广东寻找在那里打工的父母。13天后,他被公安局民警送回家。三个月后,周乾再次离家出走。家里人奔赴多地寻找孩子,把这几年在广东打工的积蓄花费一空。图为2007年3月11日,杭州铁路公安处民警将离家7个月的周乾送回家中。

有的留守儿童选择离开家乡自力更生。2012年1月5日晚,贵州贵阳,三个来自毕节市的小男孩在一个小巷口打包谷花为生。他们都是留守儿童,父母长期外出打工,三兄弟跑出来投靠在贵阳的亲戚并得到资助,做起打包谷花的生意。由于白天城管干涉,三兄弟只有在晚上才出来。
许多留守儿童由祖辈照顾,一些老年人固执守旧,方法欠妥,奉承“牛鞭政策”,这给原本缺失父母关爱的孩子,又蒙上了一层心灵的阴影。湖南邵阳一对留守小兄弟经常被爷爷用铁链锁脚的方式“教育”。2004年8月,10岁的蒋小鸿因没听爷爷话,被用铁链锁住右脚,关在家里写作业;弟弟蒋小凯曾因拿了别人的玩具回家,被爷爷用铁链锁住右脚,拴在烈日中的路边树下。两个孩子被锁脚至少分别有5至8次之多,锁脚时间最短也有1小时。最终,这对小兄弟得到了学校的解救。左图为2005年10月24日,蒋小鸿被爷爷用铁链锁脚的情景;右图为校长蒋业军在为蒋小凯解除铁锁链。
留守儿童常常成为犯罪分子获取不义之财的“工具”。2007年7月13日,沈阳警方端掉了一个胁迫未成年人卖淫的团伙,5名被迫卖淫的少女都是来自农村的留守儿童。图为被解救的3名少女。

留守儿童成长中缺少了父母的呵护,极易产生认识、价值上的偏离和个性、心理发展的异常,一些人甚至会因此而走上犯罪道路。2009年12月4日,重庆涪陵警方破获一在城区专撬门店门的盗窃团伙。成员共11人全是未成年人,其中大部分为留守儿童。团伙头目年仅13岁。图为被抓获的三名留守儿童。

13岁女孩小彭的父母都在上海打工,留守重庆的她与三个兄弟姐妹由爷爷奶奶照顾。在重庆时,小彭时常偷窃,爷爷奶奶管教不住。之后,父母将小彭带到上海,小彭旧习不改,继续偷窃。无奈之下,父母只得用铁链把女儿手脚固定,锁在店中。

当留守儿童无法正确处理内心的情感缺失时,他们最终选择死亡。2015年5月4日,四川省江油市小学生露露(化名)用农药兑了一碗水给奶奶梁淑贞喝,自己也喝下农药。梁淑贞因感觉水的味道不对,只喝了少量,经抢救并无大碍。而露露因中毒太深死亡。露露父母常年在北京打工,每年春节回家一次。对于露露服农药自杀的原因,父亲王文元猜测说:“可能是某些事情她憋在心里想不开,不想活了,就想和我妈同归于尽。”左图为露露生前照片,右图为在医院治疗的梁淑贞。

2014年,江苏省法院针对“留守儿童”问题向久不归家的父母发放了全国首张关注留守儿童《督促令》。小佳是江苏省盱眙县一所学校六年级的学生,父母长期在南京打工,从小和外公外婆一起长大。父母外出打工五年,没有任何音讯。盱眙县人民法院法官姚月梅了解到情况后,帮助小佳找到了父母,带着孩子前往南京与其父亲见面,并向其父亲送达了一份“督促令”,督促这些年外出务工的父母抽空回到家乡,履行法定抚养、教育孩子的义务。

爱是无形的东西,相对于它,我们的社会更在乎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在父母外出打工改善物质生活之时,他们的家庭或许就已经成为了一座爱的孤岛。得不到父母爱的回应,或许会直接“杀死”那些留守儿童。图为2005年12月21日,春节临近,农村的“留守孩子”们都急切盼望在外打工的父母回家团聚,江苏省高淳县定埠小学留守儿童杨蕾在作文中向老师吐露自己的心声。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