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影像> 东极岛再往东的雾岛,比《后会无期》更遥遥无期的荒村

东极岛再往东的雾岛,比《后会无期》更遥遥无期的荒村

4
发表于2015-6-11 09:23
来源: green-jane
作者: 青简
所属分类:影像

两部片子的时间算得正好,《后会无期》结束的时候,船正准备靠岸,电影的结局里江河带着晕船的女友又回到了东极岛,而这艘行驶了四个多小时的船,带我去的却是比东极岛更东的一个小岛——枸杞嵊山,那里不是世界尽头,谁知道会不会有个冷酷仙境在等着。

这显然不是一个适合去海岛的天气,虽然没有下雨,空气却湿得仿佛能拧出水来,初时在海面上浮着的雾气,薄纱似得展开着,过了午时被悄然折起,层层叠叠地厚重起来,把海的尽头、山的轮廓都笼到背后,似乎背着人们在商量一场夜雨。趁着天还不算暗,开车在岛上晃悠,路的尽头是崖壁,有楼房还在建造。下车细看,路是有的,只不过从能开车的土路,变作了只能徒步的野径,问工地上的大叔,说沿小路翻山而去,就是一个无人村。于是弃车步行,路果然沿海边山崖蜿蜒,海浪拍打崖壁之声不绝于耳,可我笨拙的脚步仍旧惊起了一群海鹭,未经预谋的展翅,海雾之上的飞翔,美得略带慌张。大约多时未有人走过,有些路段野草杂花竟可没膝,被草叶划过的痛与被蚊虫叮咬的痒,略带急躁地伴我一路萧疏。幸而两个海钓归来的岛民证实了方向,似乎除了继续往前,也没有其他退路了,那么就走吧。好在行不到一刻钟,转过一座废屋便是海湾。当地人叫后陀湾,雾气如牛乳般浓稠,风也近乎停滞,隐约透出对面山上的幢幢房子,却只有房子,没有人。

房子越来多,无一例外地爬着藤蔓,路却愈发难走了,开始有了分岔,有些显然是通往一栋小楼,却蓦然断在岁月荒芜里。另一些早就把石阶忘在了蓬勃生机之下。绿色,我爱的那些绿色,早就不声不响地把这个被遗弃的村子拥入怀中,合着涛声互相依偎。这个绿野仙踪般的梦境,走进的时候连呼吸也要放慢,生怕惊醒了什么呢。过于新的房屋,和过于密集的植物,本来就是一种矛盾,仿佛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灵异事件,村民们都在一夜之间消失,其实真相远没有那么戏剧化。据说由于交通和气候等因素,村民们早在九十年代就被整体搬迁到前山,留下的只有搬不了的房子与回忆。走进一个二层小楼,房间里只徒四壁,家具自然是早就没有了,地上却还散落着几只被丢下的鞋,甚至还有一本泛黄的作业本,稚嫩的笔画在风里摇摆,写下它的人又如今浪迹到哪个岛上,还会不会想起这个儿时的海湾。无处不在的常春藤是如今的主宰,风过沙沙里藏了多少秘密,我却听不懂。窗外的绿,也只有沉默。穿过村子,我才发现原来有一条公路离它很近,而且正在维修打算开发旅游,如果一开始我是从大路走进,还会不会有宛如童话的苦尽甘来呢。

有人说它是一个抹茶味的村庄,那种甜中带苦,真是这个村子的滋味吗,那么荒凉,却又那么生机勃勃。曾经看到一组图,画的是人类消失后地球的变化,似乎用不了几年,再雄伟宏大的人类杰作都将被植物所占领,最终崩塌瓦解,尘归尘,土归土,何况这个小小的渔村。或许人们走后,它会更愿意看看野草,听听海风,哪怕有一天倒了,也有虫蛇蝶蚁来陪它到老。那么我来过,看过,又期待带回些什么呢。唉,其实我真不想告诉你它在哪儿,只是我不说,迟早也会被旅游公司公诸于世,所以,但愿在我的镜头下,绘出你最美也是最后的睡颜吧。


来自微信公众号:green-jane
本文章关键字: 后会无期 东极岛 无人村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