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藏区教育像一个收不回成本的投资

藏区教育像一个收不回成本的投资

4
发表于2014-7-4 17:59
来源: GEO视界
作者: 王众志
所属分类:GEO计划

对于玉树地区恶劣的自然环境、狭小的就业市场和低工资,挖虫草不需要技术、教育、起动资本,还能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现金,尤其对于资源拥有者的牧民,更是如此。丘吉的父亲就说过,很多能挖虫草的藏族年轻人都放弃了上学和外出打工的念头。

这种轻易获得的高昂回报也让教育更像一个收不回成本的投资。

丘吉和诺两个人早已经过了适学年龄。之所以迟迟不去哈秀乡的寄宿学校上学,一是父母担心孩子小,会被其他牧区的孩子欺负。另一个原因在于,即使学成,在玉树地区也很难就业,最终依然要远遁他乡,而且收入未必比挖虫草来的高。

在哈秀乡的寄宿小学,有一个教师跟我讲了一个他的遭遇。在一次数学课上,学生非常懒散,他就训斥了一个孩子。这个虫草产地来的孩子直言不讳的问老师的收入。当他得知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年收入还不及他一个月卖虫草的收入多时,甚至劝老师放弃现在的职业,跟他学如何挖虫草。在孩子的心中,艰苦漫长低收入的教师生活,绝对不及挖虫草那样轻松自由。

2007年西藏学者罗绒战堆在玉树地区做了一调查,结果显示藏民对让孩子上学都没有太大热情。但单一的收入结构以及对汉族消费者的严重依赖使农牧民在市场波动中变得异常脆弱。2007年虫草曾大幅跌价,对虫草产区造成了不少冲击。 这位研究西藏经济的学者曾自嘲称:“如果有一天广东人忽然决定不吃虫草了,这些藏民就完蛋了。”

自从回到家,丘吉就一脸沮丧,一天一棵虫草的成绩,很难使她满足。作为虫草挖掘经验丰富的父亲也觉得今年非常反常。以往的经验告诉他,即使最不好的年景,在云塔村的山上,一天挖到30根才属于正常。

近三年来,云塔村的藏民为了能让虫草永远保持丰产,开展了一些列的环保行动。他们要求每一个虫草挖掘者在挖掘虫草的过程中,始终保持草皮的完整性。他们引进雪豹概念,申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项目,以此来抵制各种矿产开发的诉求。

村里为了应对白色垃圾的污染,特意请来环保组织,进行垃圾的系统分类,并且从每年的虫草收入中拿出相当部分,进行垃圾的运输和填埋工作。这笔支出,甚至超过了他们捐赠给寺庙的钱。

至于环保是什么,山水组织的观察员才让本说的明白。村民本来不懂环保,也没那个概念,但他们懂得怎么更好的生活。他们潜意识里感知到,挖矿会破坏土地,白色垃圾会污染水源,这些都会威胁到虫草的生长,自然也会威胁到他们赖以生存的事业。

屋子里,丘吉拿着自己今天唯一的一根虫草欲哭无泪。院子里,她的弟弟诺拿着水枪叫嚷着和才让本玩耍。在被要求合影的时候,一家四口人靠在新买来的猎豹越野车前,妈妈面无表情,弟弟欢天喜地,父亲微锁着眉头,丘吉则还在为虫草的事情耿耿于怀。家里的神龛里供奉着活佛的画像,旁边放着丘吉和诺两个人上学所需要的书包和文具。未来的生活,围绕着丘吉和诺的依然是虫草。几个月后,他们的生活中将加入那个姗姗来迟的新学期。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