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红地毯外的侯孝贤,黑镜头背后的台湾往事

红地毯外的侯孝贤,黑镜头背后的台湾往事

4
发表于2015-5-29 09:34
来源: GEO视界
作者: 王晶
所属分类:GEO计划

今年当地时间5月24日晚,台湾导演侯孝贤凭借电影《刺客聂隐娘》获得第68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如果用诺贝尔文学奖的体例,给侯导一份颁奖词的话,可以这样写:在30多年的电影导演生涯中,侯孝贤以《悲情城市》、《恋恋风尘》等电影展现台湾风土人情,集中回顾台湾现代历史,成就了台湾电影在国际影坛的地位。

津津乐道了几天“聂隐娘”的八卦,戛纳的红地毯也从记忆中渐行渐远,不妨来揭开这位有个寄予着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姓名的华人骄傲,其镜头浓缩的那些真实台湾风物,看看这座命运多舛、魅力无限的宝岛,风尘到底是如何刻画了你的样子。

台湾电影如果缺了侯孝贤与杨德昌,就不是今天样貌了。在整个上世纪80年代里,侯孝贤都在咏叹一个被现代化侵蚀的台北。如《又见溜溜的她》、《儿子的大玩偶》等,以台北为背景,着眼于生活温情与城乡冲突等话题。

《儿子的大玩偶》剧照

在80年代这一阶段,尚是侯孝贤开始奠定个人风格与关注点、以及业内声誉的阶段。但是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一旦各种积累完成,侯孝贤就突然转身开始回顾台湾黑历史,拍出了《悲情城市》。

一个导游的创作路径,其实与时代的伤疤有暗暗的联系。在1980到1990这10年里,无论侯孝贤如何缅怀台湾的乡村,台湾依旧完成了现代化转型。但社会的高速经济发展,并不能掩盖住社会在戒严时期留下的心理疤痕。 

《悲情城市》就是一部侯孝贤在创作上用力最多的影片。电影讲述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之后,台湾社会又迎来国民党的戒严时期。通过一个大家庭的七零八落,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描写了台湾最痛苦的一段历史。

那么重点来了:侯孝贤在执导这部影片时,把故事背景设置在了一个日据时代遗留下来的上层家庭。从墙上的照片,女主人公的白色外套、短发以及男主人公的衬衣、开衫,都展示出一种日据时代的着装与生活风格。

《悲情城市》剧照

美国摄影家Carl Mydans镜头下1950年的台湾青年

榻榻米,小茶桌,西装、火柴与香烟。上世纪50年代,标准的日本绅士也是这样的打扮。台湾刚刚结束日据时代,仍然保留着日本留下的现代化影响。


这样一个日据时代出现的上层家庭,在国民党时期的遭遇也就可以想见。这一家庭遭遇了新政权的排挤,遭遇了外乡人与本土人的冲突。《悲情城市》的电影标题含义,就在其后不断的纷争中渐渐落定。

一家人支离破碎后,梁朝伟回到家中,拿出一台折叠式120相机为孩子拍下一张照片。

每一个故事,都需要相应的背景背景设置。侯孝贤是如何将这一故事不动声色讲出的?注意梁朝伟手中这台折叠相机。导演在此处设置的道具,是一台德国产的AGFA牌Isolette II型中画幅相机。


在上世纪50年代,拥有一台大画幅相机,又拥有这样一台AGFA相机,可真是不得了的事。除了钟表与女人的珠宝外,这可能是当时殷实之家最大的财富之一。

上世纪50年代正是照相机业争相发展的时期,AGFA的Isollete系列从40年代到50年代,推出了许多变异型号。

作为参考,AGFA的一台相似的120相机在50年代的标价是57美元。而根据香港中文大学全球经济与金融学院的研究,1951年台湾的人均年收入不过800美元。

片中梁朝伟还有大画幅摄影的爱好,可见是个教养与资财并重的上层家庭。衣装、摆设无一不透露着一家人的品位与修养。

同样注意这一场景:男主人公使用的,是一台4X5画幅的大画幅相机。一台大画幅相机有多贵重呢?这样说吧:实际上,对于战胜国美国来说,AGFA Isolette II型只是比较普及型的口袋相机。1950年,美国家庭年均收入是3000美元,一辆福特汽车大约1500美元。由于具体型号不详,我们只能估计这样一台大画幅相机,其整套配置下来的价格可能为AGFA Isolette的几倍,但无法估计具体价格。不过在上世纪50年代,如果拥有这样一台大画幅相机,是个什么含义呢?答案是已经可以开起一家小照相馆。

这样一个台湾家庭,在戒严之前已经买得起德国相机,有着热爱生活的追求,至少属于乡绅级别。这样的家庭在其后的社会动乱之中破碎,其悲情便也不言而喻了。

一部在细节上如此精致、处处透露出生活破碎之惨痛的电影,获第46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和第2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导演奖,也是顺理成章的了。也正是这部电影正式奠定了侯孝贤的地位。

图右,执导《悲情城市》时的侯孝贤

在上世纪90年代,侯孝贤着力于挖掘台湾当代史中的生活与人的故事,又拍出了《恋恋风尘》等。从《悲情城市》中如此细化的设置,我们就能看出一部电影,包含着导演的全部用心。

进入新千年后,侯孝贤才放松下来,开始以其积累下来的能力,在《最好的时光》里讲起了舒淇与张震在三个不同时空里的爱情故事。其2015新片《刺客聂隐娘》则突然成了一部武侠片。

在关于《刺客聂隐娘》的采访里,侯孝贤是这么说的:“金棕榈是很简单的,你只要拍的好。但评审也是个问题,所以这个东西有时候是要正好。我的片子他们不见得看得清楚的,所以能得导演奖我觉得他们已经很有能力了。”

还真的是很有傲气啊老爷子……根据前方发来的最新报道,《刺客聂隐娘》已经在内地送审,年内即可公映。

对讲故事如此细心的导演,还能要求什么呢,让我们翘目以待好了。 


本文章关键字: 导演 台湾 戛纳 侯孝贤 聂隐娘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