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GEO杂志:和崔龙海真人零距离!“跑马”的我们最幸福

GEO杂志:和崔龙海真人零距离!“跑马”的我们最幸福

4
发表于2015-5-18 09:35
来源: GEO杂志
所属分类:GEO计划

之前传闻纷纷的朝鲜二号人物崔龙海,亲自为平壤马拉松颁奖


开跑了!眼前的一切都是演出来的吗?
“啪”一声枪响,人群开始跑动,我才意识到比赛已经开始。稳定心神,跑过凯旋门,从横跨大马路的永生塔底下穿过,跑上宽敞笔直的大街,选手们逐渐拉开距离,我的心情回复平静,开始享受平壤的早春。此时温度10℃左右,正是最适合跑步的天气,沾衣欲湿的杏花雨停歇了,头顶的杏花却开得正盛。路面连一片落叶都没有,更别说垃圾,平壤的干净程度堪比日本。“Hello!”“你好!”“阿妮哦哈撒哟!”“加油!”“Azaaza!”(朝鲜语“加油”)平壤市民站在路边给我们鼓劲,喊着各种语言,拿着扫帚的清洁工,拿着塑料花、穿着传统长裙的姑娘,背着娃娃的妇人,留着“金正恩头”的男人,推着自行车的上班族,举着手机、相机、小数码摄影机拍摄的路人,系着红领巾的小学生……孩子们一个挨一个站着,伸出手,等着跟路过的选手击掌。那些住在楼房里的人也从阳台和窗口探出头,叫喊着挥手。后来,我们的大巴车无数次经过这些楼房,我抬头凝望,却再也没见过有人出现,少数阳台上的几盆花和夜里的灯光,是那些整齐而静默的格子里有人居住的仅有证据。
我的耳朵贪婪地接受着平壤大街上的一切声响,加油声如此热烈,可仔细想想,这个城市是如此安静,没有任何噪音,才能让我清楚听到自己和别人的脚步声、呼吸声,远处偶尔传来的哨子声,和附近学校的朝鲜歌曲。路过一个踢着整齐正步的方阵,这是碰巧遇上的例行训练,还是专门演给我们看的呢?体育场内7万观众,场外至少几千人。
我无法相信这些热烈的笑脸,跟我击掌的手是演出来的,我曾经在伊朗、缅甸等相对封闭的国家遇到同样热情真诚的人民,时光倒流三十年的中国也是如此吧。

跑进第一个隧道,这意味着第一圈的行程已经完成1/3,让我很振奋。隧道里很黑,出口的亮光看起来好远,持续不断的叫喊声在隧道里嗡嗡回响,听不清他们在喊什么,只觉得有种梦幻感,让我忽略了黑暗,充满力量地朝前方奔跑。直到接近隧道尽头,我才看清又是一群给我们加油鼓劲的学生。
一路上,不停地有选手停下拍照,甚至跑到人行道上,跟市民勾肩搭背亲密合影。我纠结着,是跑进关门重要,还是拍下这些历史性的画面重要?先用1小时左右跑完第一圈,第二圈就有充裕时间拍照了,我按捺下拍照的冲动,终于,在第二圈跟一位洋娃娃般的女交警来了个自拍。如果不是跑马,别说跟交警合影,我们连走在平壤大街上的机会都屈指可数。

身后传来激昂的歌曲,一辆播放歌曲的计时车和一辆中巴相继超越了我。我于是加快了速度。一队又一队朝鲜专业选手风一般从我身边掠过,简直是用短跑的速度来跑马,后来得知,这些身材并不高大的体校学生,跑下来马拉松全程的成绩是2小时出头!
2小时25分,我终于跑到20公里处,用尽全力向体育馆,向排山倒海的欢呼冲刺。再坚持400米就结束了!裁判员却把准备绕场一周的我拦下,递给我一条大毛巾,示意我走出体育馆。我蒙了,这是跑完了么?为什么不用绕场?是已经关门了嘛?看台上,一位团友探头朝我喊:“你跑完了!还没关门!”我这才想起按停手机上的跑步APP,2小时31分,21.93公里,显然手机GPS有误差。原本旅行社通知我们交押金领取计时芯片,赛前才知道计时芯片不够用,业余选手一概没有。300多名裁判在沿途计时点纯手工记成绩,有人报读选手号码,有人作笔录。我只有等领到参赛证书才能知道自己的准确成绩了。
这场马拉松在一片喜乐祥和中结束,中国跑友只有1人被关门。不是我们变身刘翔,是朝鲜人的主意变化太快——那些跑得慢的,半马只跑了1圈(10公里),全马只跑了3圈(30公里),就统统被引进体育场“完赛”,大概意思是,不管你跑了多远,总之我们要颁奖了,赶紧进来吧。而被关门的那位,却货真价实地跑了4圈,只因贪恋拍照晚了1分钟。

“严重政治错误”,对不起真不是故意的
“平壤马拉松是最让我感动的马拉松!”据那些经验丰富的跑友说,在国内跑马,开跑不久就没有观众了,即使是在口碑最好的日本,群众的热情度也输给了平壤。
根据旅行社的安排,我们开始了朝鲜之旅。4月15日太阳节,我们到万寿台为金日成、金正日铜像献花,搭乘深110米的地铁,参观温暖如春的鲜花馆,欣赏“金日成花”(蝴蝶兰)和“金正日花”(大红秋海棠),观看惊险而精彩的杂技表演,令人眼花缭乱的万人广场舞,夜里,朵朵烟花在万寿台铜像上方绽放之际,幸福感达到顶点。
4月14日,在参观祖国解放战争博物馆时,一名团友被“带走”。起初,我们以为是因为他罔顾禁令,在馆内拍照和随意行走,被带走删照片去了,后来得知,是因为他早上偷溜出酒店被群众举报,“一个长头发的男人”,他的特征如此明显,一下子就被揪了出来。他被反复盘问“去了哪里,看到什么”,但脱团的后果,将更多地由导游而非他本人承受,两位导游因为“看管不力”被单位内部通报批评。
下午参观万景台(金日成出生地)后,女导游一直沉默不语,一脸哭相,与她平日温婉又机灵的风格迥异。“犯错”的团友和中方领队小米拉着她赔不是,说笑话,她也没有开心起来。
“后果那么严重呀?”我悄悄问小米。
“不是脱团的事,是团里有人犯了别的错误。”
“比脱团更严重吗?”
“严重得多! 她说会影响她的声誉,甚至会丢了工作。我问其他导游,他们说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但被掩盖过去了,这次因为明天就是太阳节,后果可能特别严重。”
“啊,到底是什么事?”
“她不让我说。”
“那就不说是谁,光说犯了什么错,以免我们再犯好么?”
“不能说,一说就都知道是谁了。”小米嘴巴很严。比脱团还严重得多的错误,那大概是侮辱领袖之类的行为了,有谁会犯这种错误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大家参观时要遵守纪律,前天参观万景台时,我说过不要踩草地,不要踩台阶,有人不小心踩了,这样就不好了。”两天后,前往妙香山的车上,女导游心平气和地说道。天哪,原来犯了严重错误的人是我!那天我和小米都不经意蹭了一点台阶,被跟在后面的男导游猛地拉开,我还心下嘀咕,导游今天怎么那么凶。
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那矮矮的台阶也没丝毫受损,但当即就被万景台的管理人员举报了。那双看不到的眼睛使我不寒而栗,游客犯错,则导游受过的制度更使我内疚。这些天,许多团友都曾偷偷短暂脱团,并没被逮住,我也在等待着开溜的时机,现在,我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在酒店附近溜达,不会看见多火爆的内幕;而如果因此连累善良的导游,岂不是太自私了吗?

归来是醒来,还是身在梦中?
4月18日,火车隆隆驶过中朝友谊桥,车上的老外高喊着“Welcome to China”,噼里啪啦按下相机快门,鸭绿江那边的高楼从雾霾中涌现,我们回到了祖国。在丹东火车站站前广场,一周前,我曾在那尊毛主席塑像下高举右手,模仿主席的姿势拍照,这在朝鲜被视作对领袖的大不敬。广场上人来人往,我有些恍惚,仿佛从一场漫长的梦中醒来,又或者,我此刻才身在梦中?朝鲜的经历,不是美梦,也不是噩梦,更像是一场荒诞剧,表面上一切正常,秩序井然,井然到了不正常的地步。我也并非看客,而成了其中的一分子。


本文章关键字: 政治 朝鲜马拉松 崔龙海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