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生活> 皮草小镇里,“毛人”的淘金梦——动保人士慎入

皮草小镇里,“毛人”的淘金梦——动保人士慎入

4
发表于2015-5-8 14:33
来源: 腾讯图片
所属分类:生活

崇福,一座具有浓郁水乡特色的江南小镇,位于浙江嘉兴,西与杭州相距55公里,东与上海相距159公里。从外看去,小镇被大片的湖桑遮掩着。走进小镇,才会发现,皮草才是这里的重心。

在崇福小镇上,随处可见皮草的广告。2005年,崇福镇被授予“中国皮草名镇”的称号,2008年又被授予“中国皮草名城”,皮草服饰俨然已经成为了崇福镇的一张金名片。

一名工人在翻晒动物皮毛。作为“中国皮草名城”的崇福小镇已发展成为全国最大、最成熟、最集中的皮草研发、生产、销售基地,形成了以小型企业为基础、规模企业为骨干、亿元企业为龙头的产业集群。全镇现有皮草企业1659家。

一家商铺外,堆放刚运来的动物皮毛,如同小山般。

来自邻县海盐的工人正忙着分类处理一批刚从河北运来的皮毛。在崇福,有数千海盐农民长年从事皮毛搬运、分类工作,生意好时,他们每月能赚上5000多元。

碰到江南的梅季,这些承担皮草烘干的工人只得生起炉火。进入烘烤间,刺鼻的膻味,弥漫开来,让人几乎窒息,但这些工人每天工作近12个小时。

在崇福,有众多与杨峰一样的农工,希望通过皮毛加工工作,攒钱回家盖上新房。

杨峰在市场内给皮草商加工,他的眼神如同狐狸一样警惕而闪亮。5个小时下来,他全身沾满了貉子皮上掉下来的毛,如同“毛人”。

杨峰从事皮草粗加工已有7个年头了,他最大的愿望是早些攒够钱,回乡给父亲盖上新房,让老人好好享福。

前年,杨峰改变经营模式,自已直接从皮毛商那里接单加工,并把老家的父亲和外甥等乡亲召集过来,队伍扩大了,吃饭的多了起来,他的压力也大了起来。

杨峰长满毛的左手臂上,“坚强”两字十分醒目。杨峰说,刚来时他才16岁,手上这两个字,是为了提醒自己一定要努力坚强。他还说,之前自己手臂上的毛并不多,不知道是不是这些经常加工动物皮毛原因,最近,他四肢上的汗毛又多又长,让他有些后怕。

正逢淡季,杨峰抱着把吉他,在租房的楼顶上弹着刚学会不久的曲子,动情地用方言唱着家乡小调。他嘴角上叨着香烟,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弹唱。

淡季时,皮毛商们大多将椅子搬到室外,把玩手机,打发时间。在崇福皮草城,一间间店铺彼此挨着。它们大同小异,走进去,大多挂着白狐、蓝狐、貉子皮,每十张拴在一起,出售时也多以此为单位。

一具貉子皮摊在地上,如同一只活着而睡去的黑狗。

在一家皮毛加工,工人随意找来一张垫子,躺在上面休息。

到了皮毛销售旺季,由于场地紧张,商户们将整车的运来的动物皮毛,充分利用市场周边的马路晾晒。

工人用天然气吹毛,这种工序在崇福现在已不多见了。

一商户精心呵护貂皮,貂皮又分为紫貂和水貂两种。其中以紫貂皮较为名贵,在国外被称为“软黄金”。紫貂皮产量极少,价格昂贵,有“裘中之王”的美称,因此又成为了人们富贵的象征。

然而曾被誉为“软黄金”的皮草,如今成了烫手山芋,2014年冬天,在崇福小镇就陆续上演着商家因库存压力难以为继而破产的戏码。

一名工人抱着上架的狐狸皮晾晒。晾晒皮毛需要把握好时间,不能暴晒过久,否则影响皮毛质量。

一张狐狐皮悬挂在店铺外,让人浮想翩翩。如今,崇福皮草已占据全球1/5市场,即使在国际上,皮草交易一直充满争议。2008年1月,近200名动物保护主义者裸体出现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大教堂前,向人们展示制作一件皮草大衣需要多少动物,希望以此提醒大家皮草背后隐藏的残酷交易。


八年前,16岁的杨峰,还是个青涩少年,当他决定离开家乡云南盐津县时,特意在左手臂上刺上“坚强”两字,时刻提醒自己,要努力坚强,混出模样,报答父母养育之恩。

与许多出门打工的年轻人一样,杨峰怀揣着改变命运的梦想,首选富裕江南,来到浙江崇福镇,作为“中国皮草名城”的崇福小镇已发展成为全国最大、最成熟、最集中的皮草研发、生产、销售基地,形成了以小型企业为基础、规模企业为骨干、亿元企业为龙头的产业集群。全镇现有皮草企业1659家。产品销往美国、俄罗斯、加拿大、欧盟等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皮毛销量占全世界的22%、中国的42%、浙江的75%。各类皮毛专业市场从小到大,快速发展。如今,崇福皮草已占据全球1/5市场。

涉世未深、初来乍到的杨峰也是从事不同工种,可谓是尝尽苦头,最近选择动物皮毛的初期加工,经过岁月的打磨,杨峰已略显成熟,皮毛加工旺季时,每月能赚上近万元,淡季时,他常常抱着把吉它,在租房的楼顶上弹着刚学会不久的吉他,嘴角上叼着香烟,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弹唱。

前年,杨峰改变经营模式,自已直接从皮毛商那里接单加工,并把老家的父亲和外甥等乡亲召集过来,队伍扩大了,吃饭的多了起来,他的压力也大了起来。

崇福现有常住人口10万,流动人口5万,近3万人从事皮毛产业。仅2012年实现皮草产值155.02亿元,流动人口,里面又有许多和杨峰一样,怀揣淘金皮草梦的外人。他们不是靠经营皮草日进斗金的大老板,有的是靠加工皮毛赚钱养家的外来工,有的是商户们请来照看门面的伙计。老赵就是帮助老板打理店铺的工人,初冬的江南,尽管没有北国的严寒,但老赵已然是受不了,他说这里没有暖气,他希望早些将手里的皮草售空,回家猫冬。

2002年,皮毛市场成立,初期仅有100多间店铺。现在,这个市场已成为国内交易额最大的毛皮专业市场,两个交易区占地面积8.6万平方米,拥有商铺910间,主要经销兔皮、湖羊皮、宁夏滩羊皮、狐狸皮、水貂皮、貉子皮等原皮及辅料。

走进市场,放眼望处,卖原皮的皮草商,都还在营业,网状交织的道路边,一间间店铺彼此挨着。它们大同小异,走进去,大多挂着白狐、蓝狐、貉子皮,每十张拴在一起,出售时也多以此为单位。因毛色、大小、品种差异,这些毛皮售价从每张400元到800多元不等。粗略一算,每间屋子至少挂着50万元人民币。

眼下,显然不是做生意的好时刻,过道上有人生起了炉子,准备做晚饭。有的三五成群,打起了扑克。他们中,一些人直接以店铺为家,你抬头看见的不仅是一张张狐狸皮、貉子皮,还有晾在屋顶的衣服。屋子里端被简单地隔上一扇玻璃门,搭上几层台阶,就变成一个两层住家。

杨峰给商户加工皮毛点在离皮草市场不足一公里的农家闲置房,租金低、场地大,加工点周围的桑叶地、河道上,桥两边都晾晒着钉在木板上的皮毛。 2013年9月13日,杨峰在市场内给皮草商加工,5个小时下来,他全身沾满了貉子皮上掉下来的毛,如同“毛人”。那时,他用一种警惕、如同狐狸一样妩媚而闪亮的双眼盯着镜头。出生不到3天,就失去母亲的杨峰,十分感恩父亲的养育之恩,这些年攒够钱,第一件事,就是回家建新房,让老父亲安享晚年。

2014年12月20日,工作12个小时杨峰在一处皮毛堆中睡着了。

2015年1月11日,杨峰开车刚购置的电动改装车,大红的车身,里面可坐4人,他说主要是阴雨天用,从租住房到加工点有些距离,这样方便多了。

本文章关键字: 中国 浙江 皮草 崇福镇 貂皮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