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影像> 现实版《速度与激情》,和青春有关的悲剧

现实版《速度与激情》,和青春有关的悲剧

4
发表于2015-4-20 09:35
来源: 腾讯图片
所属分类:影像

北京大屯路“超跑撞车”事件让公众目光再度聚焦于中国青少年飙车现象。飙车,即在公共道路高速行驶、竞速和炫技等,因其刺激反叛的特性吸引了一群青少年。在一些特定时期,飙车甚至超出个人行为,成为年轻人盛行的风气——美国二战后,日本经济衰退时,台湾戒严后……在这些时期,人们面对社会剧变无所适从,年轻人们则在狂飙的速度间,用急剧上涌的肾上腺素暂时忘记孤独和迷茫。

封面图为2013年8月25日凌晨,北京东坝大街路口进行的一场飙车,蓄势待发的两车之间站着裁判,手臂挥下,发出指令。CFP

同样是对速度的追求,赛车与飙车是截然不同的概念,但在最早的时候,赛车与飙车没什么两样,其最初驱动力来自汽车厂商的竞争。20世纪初,汽车厂商们为了证明自己所产汽车的性能,开始在公路、海滩等公共场所组织汽车竞速。图为1905年1月,美国佛罗里达州奥蒙德海滩,奔驰车竞速赛。Getty

20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实行禁酒令,但禁令抵挡不住需求,私酒贩子为躲避稽查员的追捕,在乡间小路上横冲直撞。这种追逐戏越演越烈,酒贩们于是提高汽车性能、举行飙车竞赛,以便更好地逃脱追捕。美国纳斯卡车赛最早的一位冠军得主就是一名私酒贩,彼时有了专业赛道和组织的赛车已与飙车“分道扬镳”。图为1922年1月23日,一辆私酒贩的车在与警方的追逐中报废。AP

20世纪40年代,度过了经济危机、结束了二战的美国迎来飙车文化最为张狂的年代,飞车党便是其中的“佼佼者”。这种美国重型机车帮派,最初由二战后退伍的士兵创办,他们蓄胡子长发、骑哈雷机车,成群结队在公路飙车,掀起一阵狂潮。图为1965年,飞车党“地狱天使”行进在加州公路上。Getty

1947年7月,美国《生活》杂志刊登了一幅醉酒骑士图片,将战后游离于主流生活之外的年轻人推至风口浪尖,而非法摩托骑士的形象也由此诞生。地狱天使、不法之徒、恶棍之徒、异教徒、蒙古人,从帮派名字就能读出这些飞车党们的反叛特质,他们要与主流社会区分开来。BARNEY PETERSON/AP

到了60年代,美国战后反叛文化发展到了一个高潮,嬉皮士们践行着他们箴言,“做自己的事”(do your own things),他们吸毒、摇滚和性解放,当然飙车也包括在内。飞车党也在这一时期走向兴盛。图为1967年9月26日,美国飞车党“撒旦的选择”一批成员被警察逮捕。Getty

飞车党影响力之大,以致于好莱坞也跟进。图为1953年马龙·白兰度主演的电影《飞车党》剧照,这是一部反映美国非法机车团伙的电影,影片中刻画的美国青年乖戾、好斗,被烙上反叛标记。

到了20世纪90年代,街头赛车在美国的南加州流行开来,随之在全美各地盛行,年轻人将飙车视为时尚,而参与这种街头非法赛车的亚裔、拉美裔和美国黑人的数目要远超白人。此时正是美国少数族裔人口增速极快的时期,历经数年的争取,仍游离于主流社会。Getty

美国街头赛车手们会在城市中寻找最适合作为赛道的公路,到晚上,参赛者和观战者蜂拥而至。警察来了,他们会马上散去,而警察走后他们又会回来,继续比赛。图为2002年,美国达拉斯街头的非法赛车。AP

这一次,好莱坞再度跟进。2001年,《速度与激情》上映,系列电影最初三部都是围绕街头赛车来展开。而片中保持了90年代美国街头赛车亚文化的基本原则:依靠速度与实力,而非肤色或财富取胜。图为《速度与激情》剧照。

日本人赋予飙车一族“雷族”、“霹雳族”等称号,而最为世人熟知的则是“暴走族”。60年代,日本“暴走族”登场。二战中遭原子弹打击的广岛,战后沉浸于阴郁的悲愤中,成为暴走族的起源地。退伍军人和无所事事的年轻人穿着二战中“神风特攻队”的制服,梳着莫西干头,骑着被夸张改装的摩托游荡街头,用木棒敲击的行人后脑勺取乐,随即飙车而去。图为日本暴走族。

美国《生活》杂志摄影师在1964年记录了日本战后一代年轻人的反叛群像,他们抽烟、泡酒吧、玩摇滚、彻夜狂欢,而其中一张则是东京骑摩托的暴走青年,日本年轻人亚文化无数子集当中的一个。正如摄影师所说,这“与西方国家曾经发生过的现象极为相似:出现叛逆的年青一代,对抗着这个国家的过去。”到80年代,日本暴走族人数达到4万人之众。Michael Rougier/GETTY

80年代,飙车之风吹进台湾。彼时台湾经历了30多年戒严,在即将解除戒严的1985年盛夏之际,台北新修的大度路开始流行起摩托飙车活动。此后两年,随着戒严解除,以及媒体的报道,原本只是少数人的大度路飙车,吸引大批年轻人蜂拥而至。图为1988年,大度路飙车车手摔车的瞬间。

台湾电影《艋胛》讲述的是80年代中学生成长过程中堕入黑帮的故事,其中飙车情节正是那个年代台湾的真实情况。飙车不仅长成风气,也渗入了黑道的影子。图为《艋胛》剧照。

中东地区因石油而产生大量财富,年轻人财富得来容易,生活富足,却普遍缺乏认同与成就感,奢华、炫富、飙车几乎成为富二代们的代名词。2014年8月8日,来自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的富二代为避暑来到伦敦,同时将豪车空运到这里,他们不惧罚款,在街头乱停车甚至危险驾驶,招致伦敦居民则抱怨:他们这是一种反社会的行为方式,绚丽的汽车把街道变成了个人赛道。Getty

沙特青年失业率高涨,并且据沙特政府的统计,有近3/4的沙特失业者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在沙漠的公路上,飙车、漂移、特技成为年轻人中间流行的游戏。图为2014年12月3日,沙特阿拉伯北部城市塔布克,沙特青年马路表演两轮侧行特技。REUTERS

视线转向国内。中国这个“自行车王国”在90年代财富迅速累积,文化尺度也大幅度放开,摩托车在最早开放的地区流行起来。1996年,广州“太子”车发烧友,这班摩托车发烧友专玩哈雷车或相似的重型机车,威风潇洒地招摇过市,行内人称“太子党”。安哥/FOTOE

中国青年飙车成为现象,并引发大众关注,有两个标志性事件。2006年,被北京飙车族视为传奇的“二环十三郎”陈震与对手在二环路非法赛车,被警方拘留7天,成为北京第一个因超速行驶被拘留的人,也让非法飙车现象浮出水面。图为2006年2月10日,飙车的陈震被北京市交管局截获,并承认自己是“二环十三郎”。李世贵/CFP

如今,在公众的印象中,飙车党与“富二代”是难以脱离关系的两个词,而这一转折点发生在2009年5月7日,年仅20岁的胡斌驾驶非法改装的三菱跑车在杭州繁华街头与朋友飙车,将穿越斑马线的青年谭卓当场撞亡。事件发生后,胡斌“富家子弟”身份更为案件增加了关注度。图为2009年7月20日,胡斌以交通肇事罪一审被判3年有期徒刑。新华社记者王定昶摄

在中国,飙车的不仅是开着豪车的富二代,也有骑着摩托、电动车的工人、失业者和学生。在遭受社会生活的压力、情绪压抑的情况下,飙车成为极端的发泄工具。而这并非仅仅是富二代的专利。图为2013年8月21日,郑州东区CBD内环, 每天晚上9点以后,就聚集了大量骑摩托车的少男少女,飙车、逆行、闯红灯。白周峰/CFP

社会舆论之所以将矛头对准富二代,与中国当下贫富差距大而导致的仇富心态不无关系。另一方面,富起来的中国人,也并没有学会如何与财富、与社会平和相处。2015年4月12日,北京朝阳区大屯路隧道,两豪车飙车撞毁,两名车主均是20来岁无业青年,大众对车主身份的关注甚至高出了飙车事件本身。谭青/CFP

“绝不放慢速度,宁愿粉身碎骨”,这是影片《速度与激情》的经典台词。而当追求速度成为变异的“激情”,赛车便成了飙车;当飙车形成一股风气,便成为折射进社会转型中种种问题的多棱镜。图为2009年5月24日凌晨,在福州市中心两辆总价六七百万元的顶级跑车发生追尾事故。两车的驾驶员都是20多岁的年轻富翁,并且出事后都派人顶包。图片中出事车辆车牌被卫生纸掩盖,阻止旁人拍照。CFP

本文章关键字: 青春 年轻人 孤独 飙车 迷茫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