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生活> 开”挂“的不止印度人,奇观背后的艰辛

开”挂“的不止印度人,奇观背后的艰辛

4
发表于2015-3-31 09:33
来源: 腾讯图片
所属分类:生活
挂火车、挂汽车、挂摩托,印度因“挂”而闻名。实际上,在世界各地每天都有人处于被“挂”着的窘迫境地,而背后的故事各有千秋。

在印度这个国度,开“挂”是一种奇观,而很多时候其背后是现实条件的艰辛。3月18日,印度比哈尔邦一所学校,家长和学生朋友借助绳子攀楼,向考试的学生传小抄。这滑稽一幕的背后,是印度教育存在的现实问题:教师无故缺勤、强调死记硬背以及学校基础设施不足等。印度2011年的调查显示,比哈尔邦教师的缺勤率达15%。随着人口增加日趋严峻,竞争也愈发激烈。

印度“挂火车”为大众熟知。印度大部分列车速度还停留在100公里/小时以下,投资不足导致设施老化。加之票价低廉,进出站不查票,再遇上出行高峰,于是出现了人们常见的挂火车情景。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2月25日,印度新德里郊外,乘客挂在火车上出行。CFP

印度的摩托车、三轮车、公共汽车超载现象也非常普遍。近年来,印度超载校车屡屡酿成惨剧。在贫困地区,电动三轮车颇受欢迎,这种车没有车门,车里的孩子通常被挤得整个身子都挂在车外。据印度政府数据称2012年印度有16.6万人死于交通事故。图为2008年12月11日,查谟,学生们挂在一辆三轮车上上学。REUTERS

日常生活中,人体的基本姿态不外乎三种:坐着、站着、躺着。而“挂”着往往成为特殊情境下不得已而为之的举动。2014年9月9日,查谟地区遭遇洪水侵袭,人们乘着一辆三轮车前往地势高处,一名男子被“挂”在车厢外。REUTERS

印度的“挂”闻名于世,然而这并非它的专利。“挂火车”的情景同样也出现在孟加拉国。孟加拉国公共设施投资严重不足,火车运力落后,而且火车票分为三个等级,空调车厢、一等车厢和二等车厢,这些车厢的票价是普通人无法承受的,于是“挂”火车成为最经济的出行方式。这种窘境在宗教活动期间表现更为极端。图为2007年,数千名孟加拉国穆斯林民众在宣教活动结束后挤上返程的火车。AP

“挂”着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种异乎寻常的状态,它常常构成奇观,有时也成为一种壮举,尽管背后的原因和故事不尽相同,但都定格了人们在面临特殊境况时奋力向上的一瞬间。图为在摩洛哥爬上边境铁蒺藜的非洲偷渡者,铁蒺藜的另一边就是属于欧洲西班牙领地的梅利利亚市。REUTERS

缅甸的公共交通系统年久失修,尤其铁路系统仍与英国殖民时期别无二致。缅甸火车速度慢,并且以晚点著称。然而,缅甸人的出行需求却越来越旺盛。图为缅甸仰光,一名年轻男子“挂”在行进的火车上。

2010年巴基斯坦遭受80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洪灾袭击,洪灾造成2000人死亡,全国共有2000万人受灾,物资缺乏、环境恶劣使得人们渴望逃离灾区。图为2010年8月7日,巴基斯坦洪灾区民众试图攀上直升飞机。REUTERS

东南亚国家菲律宾台风灾害频发。菲律宾每年要遭受大约20次等级不一的台风袭击,而台风导致的泥石流和洪涝等连带灾害造成的损失惊人。图为2014年8月4日,菲律宾马尼拉湾,暴雨突袭下一名男子试图通过“挂网”跨过湍急的水流,前往安全地带。REUTERS

加沙自2007年成为激进武装组织哈马斯的大本营后,长期遭受以色列严格封锁,物资缺乏,几乎成为一座“露天监狱”。图为2008年1月26日,一名巴勒斯坦男孩悬挂在加沙和埃及的边境墙上,欲翻过铁墙越境前往埃及。REUTERS

巴勒斯坦“灾难日”是巴勒斯坦国家的民族纪念节日,纪念第一次中东战争和民族的厄运。2011年5月15日,巴勒斯坦“灾难日”63周年,数千名巴勒斯坦人发起大规模示威,爬上叙以边境铁丝网,试图朝与以色列存在争议的戈兰高地、加沙地带越境,引发以色列军队开火,数百人伤亡。REUTERS

在中美洲国家,每年都有大批偷渡者为进入美国而搭上名为“野兽”(La Bestia)的货运火车前往美墨边境。他们面临的是一段险象丛生的旅程,为躲避执法者,他们甚至在列车行进中攀上火车,意外死亡和跌落火车致残是常有的,但这并不能阻止每天约1500名移民爬上列车的车顶。图为2014年7月12日,中美洲移民登上北上的列车。AP

同样怀揣着改变生活的梦想,在北非国家摩洛哥与西班牙飞地梅利利亚市的边境,这里与欧洲只隔着一道6米高的铁蒺藜,近年来成为非法移民的集聚点。他们在围栏上停留数个小时,与警卫对峙,梦想似乎近在咫尺,但现实是他们中大多数最终还是会带着一身伤痕被送回摩洛哥。图为2014年4月3日,一名偷渡客挂在铁丝网上,身上血迹斑斑。REUTERS

尽管印度尼西亚政府一直强调不同宗教信徒应该互相容忍和尊敬,但其国内伊斯兰教与基督教之间的宗教摩擦几乎从未停止过。1999年1月,印尼港口城市安汶发生宗教冲突,一名基督徒公交车司机与一名穆斯林青年发生争吵,矛盾升级引发暴乱。暴乱过后,许多市民搬出安汶。图为1999年2月28日,在等待了3天3夜后,人们爬上缆绳希望能登船离开。REUTERS

印尼爪哇岛有很多偏僻的山村,道路不通,缺乏桥梁。上学路变成孩子们艰险的路程,仅有的吊桥失修,在摇摇晃晃的桥上通过,他们必须牢牢抓住铁索才能过河。图为2012年1月19日,印尼勒巴克,学生们过铁桥上学。REUTERS

洪都拉斯是拉美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在该国首都特古西加尔巴,每天有80个家庭依靠在垃圾场拾荒生活,在这里搜寻一切可以吃的或可以卖钱的东西。2013年6月14日,特古西加尔巴的郊区垃圾场,人们扒在垃圾车后面等待卸货。REUTERS

巴西的夏季暴雨频发,时常引发洪灾和山体滑坡,令山坡上的贫民窟居民时常陷入困境中。2009年5月12日,巴西巴卡巴尔梅阿林(Mearim)河沿岸发生洪涝灾害,一名男子悬在家中吊床上,地面已被积水覆盖。AP

为了逃难或逃离饥荒,中国历史上也曾出现过扒火车的情景。图为1942年,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占领广西柳州前,民众坐火车逃难。FOTOE

从20世纪50年代初到70年代末,中国深圳边境大小规模的偷渡外逃事件屡屡发生。其间发生了4次大规模逃港潮,逃港人数达50多万人。进入21世纪,偷渡香港现象仍有发生。2005年5月11日凌晨,5名偷渡客趁着夜色准备越过罗湖铁路桥进入香港,被边防战士抓获。他们听说到香港赚钱容易,每月至少5000元以上,于是冒险偷渡。CFP

在云南贵州等地的一些大山中,由于贫困,许多地方并没有能力修建桥梁,于是连接两岸的溜索成了人们的“最佳”选择,尽管危险无时不在。图为2013年2月2日,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县六库镇辣子咪的村民只能挂在溜索上过江,到附近集镇上进行物资交易。在当地,溜索的利用率颇高,成了小山村的重要交通工具。新华社记者王长山摄

中国春运被为“人类规模最大的周期性迁徙”,2008年春运期间,南方遭遇冰冻灾害,广州火车站近十万人滞留。图为2008年1月30日晚,广州,一名等待进站的乘客爬上接送旅客进站的公交车,想早点登上回家的火车。CFP




本文章关键字: 偷渡 挂火车 挂汽车 挂摩托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