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GEO旅人:中国“偶吧”身体力行的“江南style”

GEO旅人:中国“偶吧”身体力行的“江南style”

4
发表于2015-3-18 09:22
来源: GEO视界
所属分类:GEO计划
编者按
只要稍微变换一个心情和角度,事物在你的眼里马上就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这不是深奥的现象学,只是另外一种观察世界的方式。秦轩说,以这种方式去旅行,他看到了别人错过的首尔。他想说的事,在哪里其实都一样,去哪里其实都是旅行——看心情。
人物
秦轩,凤凰周刊主任记者,喜欢琢磨有文化传统的“屌丝”国家。去年至今为关注儿童教育的网络电台——博雅小学堂——制作了30期“胖叔叔带你去旅行”栏目,给小朋友讲自己去23个国家旅行的故事。

GEO:最近你印象深刻的旅行是哪一次?
答:2013年7月去首尔一周,那次和以前的旅行不太一样,因为是带着问题去的。

GEO:带着什么问题?
答:当时鸟叔的那首《江南style》不是很流行吗?江南是首尔的一个区,而且是富人区,“江南STYLE”的意思大概就是韩国高帅富聚集地。我很好奇,全世界以一个地理空间命名的歌曲可能有,但不多。尤其是一个地理空间还和风格挂上了歌,我就想知道为什么。很想去看看首尔的江南区。它是怎么生长出来的。
这个问题深入下去其实挺复杂的。东亚社会的传统是,宗教和商业弱,世俗权力强。首都的内核是国家世俗权力的中心。它很容易成为社会最大的磁极,将资源和人才吸引过来。无论是北京、东京、首尔还是平壤,都是该国人口最多的城市。社会主义国家因为有体制管控,能约束首都人口。在更市场化、居民移动相对更自由的日本和韩国,首都圈吸引的人口几乎超越全国人口的一半,堪称变态。
可是,首尔的逻辑又不太相同。按照资源向权力靠近的原理,首都最繁华、上流社会汇集的地方应该离政治中心不远,比如北京的二环、三环,东京的银座等地,但首尔的权力中心在汉江的江北,上流社会汇集地在江南,中间隔着一条江。江北是老城区,江南是上世纪60年代起开发的新城区。这就像北京的三里屯、国贸CBD挪到了“通利弗尼亚”州的大运河一带,很奇怪。
江南大道上的上班族。可以看到背景中的摊贩。我去问了,他们摆摊位需要经过向政府管理部门申请,才能得到摆摊的许可。一般在后发国家,比如印度、埃及、中国,摊贩无约束,随意挤占公共空间,他们的所在之处既权力管控失效的地带。而在韩国,摆摊更像是历史遗留的习俗,也许过些年就消失了。

GEO:你的路线是怎么设计的?
答:多少算探险吧,基本的设想就是先去首尔城市规划展示馆和博物馆了解背景,再跑到电视塔上鸟瞰城市,最后去江南区的主要街道瞎转。说真的,首尔的城市规划馆真是不错,比北京的要强太多了。北京的根本没有办法回答城市怎么来的,怎么生长的命题。首尔城市规划展示馆里我找到一些关于江南区开发的初期资料,还有当年的一幅漫画,展现人们逃离破旧的江北老城,投入全新的江南新生活中。不过从展示馆里出来,我脑袋里的问题反而更多了。

GEO:这次旅行给你的印象是什么?
答:头一次发现社会的生态和城市肌理之间有这么强烈的联系。我先去的江南大街,那里是大公司的聚集地,三星的展示厅就在附近。那里满大街都是穿西服打领带的男士和商务打扮的白领女。从这条街往北走,逐渐的整容院多起来,再往北走到了一条小街,特别像三里屯。那里全是帅哥美女,极少看到男的穿西服,都是休闲装。街上店铺看起来也更漂亮,价格也更高。
走过这条街向清潭洞、狎鸥亭方向拐,又不一样。大街上都是世界顶级名牌的专卖店和名车店。街上人就很少了。巷子里有很多高档饭馆和安静的酒吧,但很安静。那里是富人区。有部韩国电视剧《清潭洞爱丽丝》就是围绕这个地区展开的。
说得直接一点,几条街道呈现了韩国中产到上流社会阶层的变化——这个感觉真有趣。

GEO:路上有什么故事发生吗?
答:其实是很微妙的小事情。我发现,在江南大街有卖艺的,搭大棚卖快餐的。尤其是后者,是非正式部门。一个已经充分工业化的发达国家基本就没这种生意了。同时街上会有大量的自动贩卖机,因为这样节省了人力成本。在江南大街上走一走,就能感受到这里处在北京和东京之间的位置,就是说首尔没有卖鸡蛋灌饼的,但是有大棚快餐,可以视作发展中国家的遗留习俗,同时有几部自动贩卖机,标志进入了人力成本更高的发达社会。这说明韩国比我们发达,比日本落后,也可以说韩国刚过了暴发户的阶段。同时也说明,韩国人和中国人交往起来比中日两国人交往更容易。我的韩国朋友也这么说。看韩国电影也能有感觉吧。大家都有一些“曾经屌丝难为情”的记忆,反倒更亲切。日本人已经高帅富太久了,他们放不开。
还有一件事。因为我去首尔的时候,穿着西服,剃了秃瓢。走到江南大街地铁站,有人给我发广告,是报考公务员的补习班用的。但走到前文提到的首尔三里屯那里,那儿的宣传员连看都不看我,很没面子。

GEO:说说你此次旅行的收获吧。
答:这次旅行其实是我旅行生活的一个转折点。在过去的12年中,我基本上平均每年去两个新的国家。可是去首尔以前,我的逛还是比较主流的,瞎逛,哪儿有名去哪儿,囫囵吞枣。但是从首尔开始,我开始找到了更明确的旅行的目的——观察城市的生长。这也是积累的过程。以前去印度、中东、东南亚的屌丝地方看过,再去欧洲高大上的地方看,慢慢意识到城市间的差别太大了。很多看起来寻常的街景背后,其实仔细想是很独特的。比如街道中间的隔离栏。我去过20几个国家,从没看过中国这么多的隔离栏。有人说隔离栏是因为中国人不爱守规矩,也有人说中国人口多。可是在印度或伊朗人口密度高的城市也没看到过隔离栏啊。北京市中心的隔离栏更夸张,绝对代表了世界隔离栏界的顶级水平。我把这种现象叫BEIJING WALL,有机会我很想找城市规划的专家聊一聊。这是怎么回事。

GEO:对于想去那里的朋友,你有什么建议?
答:说实话,我现在觉得去哪里都一样。我住在北京,可是在北京逛我也能找到旅行的感觉。我的理解,旅行的基本目的一般是逃离现实的生活,放松一下。当人旅行的时候,是不用和所在的时空发生太多纠葛的,遇到个陌生人可以聊天但不必真正分担他的苦痛,不用担心他会否威胁到你,或者去想让他成为你的社交人脉。只要像看电影一样看他和所看到的风景就好了。这种旅行有时候挺LOW的。比如去丽江,看到街上的纳西族大妈卖菜。你可能觉得她穿着传统服装很新鲜,啪拍一张,发微信朋友圈,更过分地,还很开心地逗大妈说人家穿的多迷人多好看。我敢说,100个旅行者里99个干过这种事。我也干过。
所以,我更希望有另一种旅行,像达尔文去太平洋小岛考察一样的旅行,随时想问题旅行。比如,后来我去耶路撒冷会琢磨这个破山沟里的城市凭什么那么牛逼,为什么中国没有圣城这种观念等等。我觉得这种旅行更有意思。这就是我的建议。

GEO:2015年你有什么旅行计划? 
答:日本。刚有了孩子。等孩子大点了,带她和孩儿她妈去日本。日本我去了4次了,还是得去。明年开春要装修新房。我觉得装修之前必须带一家去日本体验一下。这样回来装修才靠谱。


本文章关键字: 旅行 首尔 江南style 观察世界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