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GEO杂志:荷兰国博——百年“化石”是如何焕发生机的

GEO杂志:荷兰国博——百年“化石”是如何焕发生机的

4
发表于2015-3-18 09:00
来源: GEO杂志
作者: Christian Thiele
所属分类:GEO计划

这里曾经拥挤不堪,尘埃遍布,如同化石般古老而没有生气。如今,长达十年、耗资3.75亿欧元的整修和改建,令有着138年历史的荷兰国家博物馆以胜利的姿态出现在人们面前。即使伦勃朗“穿越”到《夜巡》面前,也会被那富有活力的光线弄到头晕目眩。

修建荷兰国家博物馆的最初目的就是展示、收藏伦勃朗的作品《夜巡》。时至今日它仍是馆藏中最大的珍宝。在危机时刻,通过地面上的一个机关,这幅作品可以直接被放到一辆卡车上,迅速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 几世纪的尘埃,穿越时光隧道


来到博物馆,人们总会感到一种强大的压迫感。那里人头攒动、摩肩接踵,那里的艺术作品数不胜数,更重要的是,它还要求你具备相当丰富的背景知识,否则,你永远也不能理解那些热情的观众,更别提欣赏那些名画了。但它们的队伍显然不包括荷兰国家博物馆。


1877年,当建筑师皮埃尔·库珀斯开始建造这座国家级博物馆时,荷兰脱离西班牙的统治只有一个多世纪的时间,而比利时则刚刚脱离荷兰成为独立国家。与此同时,荷兰在与英国、法国、德意志教区的交战中先后败下阵来。如果是在今天,一个国家在经历了如此之多重大事件后想要摆脱过去重登世界政治舞台,它要做的一定会是开发一条新航线、派代表团参加奥运会,或者推出全新的国徽。但当年的荷兰人却没有这么做。他们选择了建造荷兰国家博物馆。


几个世纪的尘埃从画作中被吹落,穿过时光的隧道落在今天。这样的描述无疑是对一家博物馆最高等级的赞美。而在荷兰国家博物馆,这样的场景时刻都在发生着。更为重要的是,在这里,地位崇高的艺术品丝毫不介意和庸常之物一同展出。

那些历史悠久的名作颜色通常都很深很暗。为了让它们看上去更加明亮,展厅的墙壁被刷成了灰色,并首次使用了LED照明技术。这令那些肖像画散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清晰而明亮的光泽。


“将艺术品、实物和历史融汇于同一屋檐下,我们做到了大多数博物馆没有做到的事情。”塔科·迪比茨说。迪比茨戴着一副眼镜,身穿蓝色毛衣和蓝色裤子,有着一头典型的荷兰式金发。他是这个博物馆的馆长。


“把不同领域的策展人召集在一起、请他们共同为一座博物馆出谋划策是件极具挑战性的事。”迪比茨说,“因为这意味着他们不能像以前那样一心只想着各自领域的利益:我和我的瓷器、我和我的中世纪绘画、我和我的16世纪。”

每一个荷兰学生在求学生涯中都会参观一次国家博物馆。那是他们认识巴托洛梅乌斯·范·德·赫尔斯特肖像的地方。


▉ 百万藏品中,选出八千精华


那么,博物馆又是怎样从100万件藏品中选出了8000件用于展示?这其实并非精心计划的结果,而始于一个偶然:2003年,就在迪比茨刚刚受雇于国家博物馆不久,一次例行检查中发现博物馆存在会导致肺部疾病的石棉。为此,博物馆不得不闭馆。迪比茨于是将最重要的绘画布置在了博物馆侧翼,推出了于闭馆期间继续开放的“博物馆精华”展览。“这就是一夜之间的事。”那次选出的精华成为了今天展览的核心。也就是围绕着“精华”这个主题,策展人们谨慎地一批又一批、一件又一件地遴选着展品。


遴选也就意味着放弃。“大多数博物馆会因为改建而变得更大,因为它们的藏品会不断增加。而我们却恰恰相反。”迪比茨说,“有了主题,我们反而可以将规模减小。”


最终的结果就是,改建持续了整整十年。两位西班牙建筑师拆掉了墙壁,将两翼的办公区域合并在一起,创造出了一个宽大的中庭,为亚洲藏品设立了一个新的展区,并按照最初的样式重新手绘了被前任馆长们刷白了的墙壁与天花板。尽管有许多变化,但人们仍然能够看出,他们是在尽可能地还原皮埃尔·库珀斯在设计建造这座博物馆时的最初想法。

每天约有12000人涌入重新开放的博物馆。荣耀长廊里时常会挤满了人。博物馆有一项新规定:参观者可以拍摄所有展品,甚至可以把这些艺术品的图片印到T恤或者杯子上。比如梅尔希奥·洪德库特尔的那副《田野中的鹈鹕鸟》。


“如今的博物馆正需要如此面对公众。”英国博物馆专家格拉汉姆·布莱克说。他曾为一些获奖展览和博物馆做过顾问,并著有关于21世纪博物馆的著作。“博物馆对于参观者非常重要,”布莱克写道,“因此,参观者应该成为整个博物馆关注的焦点,而不是馆长、策展人、历史学家或者考古学家们。”按照布莱克的说法,博物馆不能总摆出一副严格而无趣的“重要物品保管员”的样子,而应该努力成为一个可以让人交谈、学习、通过了解过去来认识现在的场所,一个能够使人振奋、鼓舞、生机勃勃的殿堂,一个富有创造力的王国。


▉ 即便是伦勃朗,也会为今天的《夜巡》晕眩


在17世纪的荷兰,伦勃朗是收入最为丰厚的画家。1639年,他贷款13000荷兰盾(荷兰货币)购买了当时最负盛名的布雷大街上的一所房屋。那是一所大而明亮的房子,拥有一个宽敞明亮的中庭,令伦勃朗可以在白天的日光下画画。对于很多收入不多的艺术家来说,这无疑是一种特权。


但如果伦勃朗有幸来到博物馆,站在二楼他的名作《夜巡》面前,会是怎样的感受?我想,他一定会感到头晕目眩,因为那里的光线实在太有活力了。“他可能从未在这样的光线下欣赏过自己的作品。”当代最重要的灯光设计师之一罗杰·范德海德说。范德海德曾在2008年为北京奥运会场设计了灯光效果,而他为荷兰国家博物馆设计的照明系统的预算则高达几百万欧元。

为了重现最初的样子,博物馆的许多细节都需要重新设计:前厅的一部分被拆除,地面上的水磨石经过打磨,并重新绘制了那些旧有的图样。


照明系统建成后,来自中东、北美和欧洲的灯光专家们纷纷前来阿姆斯特丹“朝圣”。范德海德在这次的设计中进行了全新的尝试,为博物馆全部配备了LED灯。现在,大部分博物馆使用的还是卤素灯。由于卤素灯会升高被照射物体的温度,因此,画作的色调在其照射之下会微微发红变暗。而LED的增温效果则可以忽略不计。在这样的灯光照射下,绘画作品的全部色彩都可以得到最为完美的展示,也不会像在卤素灯下那样最终会变黄。


正是因为这些照明设计,令我在荷兰国家博物馆中得以欣赏如此鲜活、如此考究、如此光彩夺目的作品。也正是这些独到的光照效果,让我的双眼即使连续在博物馆中游荡三天也不会产生在其他灯光下连续观赏三小时的疲倦感。同样,正是这些光,让我可以近距离地仔细观看每一幅画和每一座雕像,从上至下,由左及右。


这些光,灿烂到让世界上大部分博物馆变得黯然失色。


图片:Jan Banning


那么问题来了,除了《夜巡》,我们还应该看些什么?别急,明天GEO与您不见不散,为您回答。


本文摘自《古老名作的新光芒》,更多内容尽在《GEO视界》2015年3月刊杂志

GEO视界杂志原创内容,转载须获授权

联系邮箱:luo.ran@gjchina.cn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