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GEO杂志:穹顶之外,看不见的敌人同样致命

GEO杂志:穹顶之外,看不见的敌人同样致命

4
发表于2015-3-5 09:33
来源: GEO杂志
所属分类:GEO计划
编者按
一部《穹顶之下》,引发了前所未有对环境影响下的个体命运的关注,“空气面前人人平等”成了中国人的救亡宣言。但很多人可能不会想到,这句悲壮的口号其实并不正确,即便是在空气洁净、卫生医疗有着良好保障的欧洲,呼吸同样是个严重的问题。富裕的欧盟可以消灭看得见的雾霾,却被看不见的敌人扼住命运的咽喉——每两个欧洲人就有一个受害者,而欧盟每年因此损失达上千亿欧元之巨。同呼吸、却无法共命运,没有比这更加嘲讽欧盟“平等多样化”理念的存在了。这个看不见的罪魁祸首,名叫过敏。

在科技空前进步的今天,无数昔日的绝症得到有效控制、根治甚至消灭,看似不起眼的过敏却成功“逆袭”,侵袭范围越来越广、并最终成为了现代社会最大的慢性病之一。据世界过敏反应组织WAO统计,这种疾病正像瘟疫一样在全球范围内传播,其速度堪比心肌梗塞和恶性肿瘤,其结果则像一场灾难:微量的花生或者马蜂轻轻一叮就已足够导致部分人过敏性休克。在极端过敏事件中,呼吸和心血管系统更是会在几分钟内停止工作。

过敏反应的表现因人而异:有时会引发生命危险,有时仅仅表现为令人讨厌的瘙痒;有时是一次性症状,有的定期发生。研究认为,全世界将近30%的人口或多或少地有过被过敏折磨的经历。据WAO称,近40年来全球哮喘病患者总数每10年会上涨50%。

过敏的无处不在,也表现在它无论环境的贫穷富裕“一视同仁”上:如果算上花粉热、杀虫粉过敏、食物过敏、接触性皮炎、光过敏、药物过敏以及其他过敏反应,截至2015年,每两个欧洲人中就有一个患有过敏症。

“只有大约十分之一的过敏症得到了正确的医治。”托斯滕·祖波比尔解释道。这位柏林查理特大学皮肤病学、性病学以及变态反应学系的系主任诉苦说:按照规定,德国皮肤科医生每季度只被允许收取过敏症患者18欧元的治疗费,这笔钱往往不足以支付一次普通过敏测试所需原料的费用。

另一方面,患者们用于治疗过敏症的药物,如某些抗敏药或者神经性皮炎膏,往往不在医疗保险的报销范围内。因此,数百万过敏症患者选择了听天由命。据英国的研究表明,未经治疗的患有花粉热的中小学生的学习效率会下降大约30%。此外,未得到正确治疗或者根本没有得到治疗的过敏症发展成为哮喘病患的风险也非常大。

而看完下面几个人的故事,你会发现对过敏的担忧绝不是危言耸听。他们都是普通的欧洲人,却因为罹患过敏而有了不普通的命运。

▉ 吃东西不再是享受,是烦人的脑力劳动

当12岁的保罗•斯格瑞斯特从室外踢球、玩耍后回到家时,洗头发便成了他的任务。即使这样,如果忘了用香波,他还是会打喷嚏、流眼泪、黏膜肿胀,因为他患有草本植物和黑麦花粉过敏症。

保罗的妈妈卡罗拉的情况要严重得多。在上述过敏症之外,她的免疫系统还会对一系列其他种类的花粉、房屋中的灰尘、猫咪毛发以及多种食品产生过度反应。这名41岁的母亲不得不放弃食用比萨:“我只能选择那些成分不可能掺假、不放酱汁、没有使用奶酪的菜品。”更为困难的是,她还要注意避免误食有可能导致过敏的水果。

卡罗拉一家的日常生活也由此变得非常特殊。虽然欧盟规定,食品包装上必须标明是否含有14种主要过敏原——这点对人们有很大的帮助,但目前,餐厅仍旧无法为其提供的食物进行相关标注。

▉ 一点点蛋奶就能致命,生日派对与她无缘

丽莉•诺依曼从没参加过小伙伴们的生日派对,并非因为她孤僻,而是患有神经性皮炎。与此同时,她还对牛奶和鸡蛋过敏。

“不到4岁时的一天,”她的母亲说道,“丽莉在幼儿园出了个意外。老师打电话告诉我说丽莉觉得肚子疼。在去医院的路上,她的血液循环变得很不稳定,手和腿都肿了起来。在医院里,她接受了肾上腺素和肾上腺皮质素静脉注射,几分钟后情况有了好转。”

发生在这个小女孩身上的情况是过敏最为严重的反应。幸好这种所谓的全身型过敏反应很少见,它所影响的人数只有总人口的不到百分之一。幼儿园曾经承诺只给丽莉提供不含蛋奶的特殊膳食,但事发当天提供给其他孩子的饮食中有煎蛋饼。有可能某位用手抓饭吃的孩子动了门把手,而丽莉随后也用手摸了门把手并把手放进了口中——即使是这样的行为,也有可能导致过敏性休克。

▉ 没有吸入器绝不出门,尘螨过敏让洁癖没商量

“我被确诊为过敏症患者时还不到7岁,”年轻的雷米•达索托回忆道,“父母发现我上完柔道课回家后总是使劲咳嗽。”这都是因为柔道课上所使用的垫子,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居住在其中的尘螨。直接刺激黏膜的并不是这些在显微镜下可见的蛛形纲生物,而是它的粪便——一克灰尘中往往含有数千个这样的“罪魁祸首”。

“我父母那时将家里所有的地毯织物都换成了地板革,并且扔掉了所有容易沾灰尘的物品。”达索托讲道。当然,柔道也就成为了过去时。在那之后多年里,虽然有脱敏治疗的帮助,他还是会在灰尘多的地方突发哮喘,于是,喷雾器成了他必不可少的随身物品。

在家里,这位31岁的工程师会定期用湿布或者吸尘器清洁所有物品的表面,以避免一切灰尘,而在旅行中,他也会尽量避免接触床的靠背和羽绒被。

▉ 红苹果真成了“致命诱惑”,交叉过敏会不断树敌

“在从英国回到德国后,我第一次对桦树花粉产生了过敏反应。”纳丁·斯沃博达回忆。但这仅仅是个开头:她的免疫系统开始对越来越多的食物产生过激反应。先是苹果,然后是樱桃,再后来是覆盆子。对于桦树的强烈反应发展成了针对各种水果所谓的交叉过敏。

这名35岁的生物学家现在连碰一下苹果都不能。她只能靠营养丰富的饮料来获取所缺的维生素,并且只能戴着橡胶手套为孩子准备上学时的课间水果。至于喂家里养的兔子的任务,则全都交给了儿子约翰。

“我们打算在花粉肆虐的季节去柏林度假。”对于像斯沃博达这样的过敏症患者来说,摆脱过敏可能会变得越来越难,因为研究者们预计,气候的变化将导致花粉传播期的延长。

▉ 只有冬天能自由出门,因为没有了要命的马蜂

沃尔特·利克勒德雷钟情于冬季。这是唯一能允许他轻松接触自然的季节,因为他必须时刻提防某些昆虫。“2005年7月,我被一只马蜂蜇了,结果出现了呼吸困难、恶心、晕厥的现象。所幸一名好心的护士立刻将我送到了两公里远的医院。”利克勒德雷说道。夏天,45岁的他在骑摩托车出行之前,必须先将药片和注射器改装做成能放进裤子口袋的急救工具。

利克勒德雷目前在慕尼黑大学过敏研究中心接受针对蜜蜂和马蜂叮刺的脱敏治疗。他很有可能能借此机会痊愈,因为这项领先的治疗手段对于昆虫叮咬过敏症的治愈率在75%到100%之间。尽管如此,恐惧的情绪还是会伴随他:“去露天啤酒馆时,我总是很紧张……”

撰文: Klaus Bachmann、Susanne Krieg、Fred Langer
图片: Andreas Rege

过敏者是否就这样注定了一生的命运?还有转机吗?关注《GEO视界》2015年3月刊或微信、网站后续内容,自然会有答案。

《GEO视界》2015年3月刊正式上线,使用iPad在AppStore中搜索“GEO视界”,即可免费订阅!


本文章关键字: 洁癖 过敏 呼吸 慢性疾病 脑力劳动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