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旅行> 假期精选:移民、留学、旅行,应该选择适合你的国家

假期精选:移民、留学、旅行,应该选择适合你的国家

4
发表于2015-2-19 09:30
来源: 译言网
所属分类:旅行

伊恩•莫里斯是斯坦福大学让与丽贝卡•维拉德古典学讲座教授、历史学教授,斯坦福考古中心研究员


我回顾长期世界史的时候发现,相同的模式在历史进程中反复出现,于是得出了这一结论。有三种力量在推动历史前进。最强大的力量是生物学。现代人类出现大约是在20万到10万年前。我们拥有优秀的大脑,可以用来观察难题并改变我们的行为方式。我们总在寻找做事、致富、改善生活的新途径。第二种力量是社会学,也就是我们组织社会的方法。我们从狩猎采集演化到种植,然后进入工业革命,在这一过程中,我们获取能量的来源从野生动植物发展到驯化改良的动植物,再到化石燃料。我很肯定在不远的未来,这一领域还将有更多的革命性突破。但是是第三种力量——地理学——使社会与社会之间出现差异。一方面,它决定了社会发展的方式。另一方面,社会发展的方式又会改变地理的意义。举个例子,我出生的英国孤悬于大西洋上。在历史的大多数时期,这都是一个巨大的地理劣势,因为大西洋太大了,人们很难平平安安地横渡它。但是大约在600年前,社会发展到了一个水平,人类可以跨越大西洋了,霎时间,大洋不再是一个屏障,反而变成了连接英国与世界其他角落的高速公路。在公元1500年前后,西欧的发展水平还远远落后于中国。但是到1800年,欧洲已经追上了中国。我想这都是因为地理改变了自身的意义。


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世界发生的剧烈变化是我们从未目睹过的。物质意义上的地理并没有改变,但地理的意义却变了很多。再举个例子,我昨天从旧金山乘坐11个小时的班机就到了北京。但如果是在一百年前,那我要搭一艘船,花上几个星期才能到达天津。我会觉得11个小时的飞机就跟魔法一样。在这个被交通网络紧密连接的世界,你住在哪儿已经不再重要。目前我们可以预计,东方的社会发展指数将在21世纪末追上西方。也许一百年后这也已经不再重要。东方和西方都不再有意义,因为我们生活的将是一个密切联系的大世界,也可以说,西方主宰世界的日子不长久了。


作为一个历史学家,我喜欢透过历史进行观察:过去的模式是什么样的,它是怎么运行的?工业革命以前我们有一个很清晰的模式——世界非常多极化。英国和法国主宰西欧,殖民美洲、南亚的印度和东亚的中国。然后,经历了工业革命的大英帝国开始有能力将势力投射到整个星球。一时间,所有事物都聚拢起来,形成一股主宰万物的力量。后来西方国家为争夺控制这一体系的权力而自相争斗,结果是美国拔得头筹。回顾这一模式,最明显的成果就是,中美为争夺全球主导权必有一战。但是过去同样会告诉你,模式总在变化之中。我们现在这个世界与过去那个世界已经大不相同了。我们知道,中美若是爆发战争,所有人都会死,所有人都会输。因此,我不认为会出现战争或是“修昔底德陷阱”。


中美两国领导人在刚刚结束的APEC峰会上宣布了新的协议。这表明双方都在学会更好地把握发展方向。很多人对两国军事外交冲突该怎样处理才能避免误解表示担心。我们在未来还将看多更多这方面的事例。


事实上,随着21世纪继续前进,单个强权主宰全球的想法会变得愈发脆弱。我们正面临层出不穷的全球问题。老式的民族国家可以解决本地问题,但对处理全球问题却不那么擅长。未来我们将有越来越多的决策是在民族国家的框架之外进行的。


西方历史学家认为,儒家思想是一种落后的理念,它让人们无法关注工业化等现实问题,所以东方永远追不上西方。但是如果你再看看二三十年前美国人写的讨论日本的书,它们会说日本赶上美国的原因就在于儒家思想,儒家思想作为一个有力的价值体系,促使日本人集中精力搞好现实问题。我们从中可以学到一课:价值观和文化传统不会造成太大差别。我觉得文化传统是有很强的适应性的。人们可以调整他们的思维体系,使其在他们生活的世界里也能适用。文化差异是第二位的。是地理推动世界,推动人类做出重大的决定。


在接下来的二三十年,中国会继续增长和发展。从20世纪70年代中国向世界开放以来,它已成功地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问题。但是新的挑战还会出现。我敢说有几个问题很可能会突显出来。一个是军事战略地位问题。随着中国经济规模越来越大,战略平衡也将转移。如果我们再回头看看历史,每次出现这种现象,都会引发战争。这对世界将是一场灾难。所以防止战略平衡转移引向战争是中美两国的责任。双方都需要非常杰出的领导能力来保持事态的平静与和平。另一项挑战是中国国内的社会政治架构。在过去的200年中,总体来看,一个国家越倾向民主和开放,在全球秩序中就越成功。在我看来中国向民主开放的转型进行得非常迟缓。这可能会造成一些经济问题。另一方面,如果转型太快,会造成动荡和其他问题。所以中国怎样解决这一问题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另一个要谈的问题就是反腐败。在18世纪的英国,腐败是整个国家最严重的问题之一,但是英国人出色地建立了透明的体制。严惩腐败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是香港政府打击贪腐的成就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英国殖民时期香港是相当腐败的。也就是说,反腐是可以做到的,但是过程会很艰难,很痛苦。


译者:Vacuity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