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GEO旅人:在提心吊胆中走完的朝鲜游

GEO旅人:在提心吊胆中走完的朝鲜游

4
发表于2015-2-10 09:14
来源: GEO视界
所属分类:GEO计划
编者按:那是一个对于旅行者来说最安全也是最令人心生恐惧的地方——这是杨碧薇从朝鲜回国之后最大的感触。在讲解国家某前领导人生平的时候女导游流出的泪水、路边花店里异常“鲜艳”的反季节花朵、因为女儿被拍照而生出警惕表情的母亲、看到游客微笑的表情却很不自然地别过脸去的朝鲜人……所有这些都在无声地诉说着,什么叫做“反常”。

杨碧薇:1988年出生于云南省昭通市。诗人、作家,文学硕士。

GEO:最近你印象深刻的旅行是?
答:是2014年3月的朝鲜行。按照游客羁留的最大限度,待了4天。

GEO:你的路线是怎么走的?
答:中国丹东--平壤--板门店--开城--平壤—丹东。

GEO:这次旅行给你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
答:去之前我在网上看过不少帖子,对朝鲜的景点已经有大致的印象了。但是自己身临其中,最深的感触还是这趟旅行极大地挑战了我的理性与惯有判断。

比如说,一名解说员向我们提到金正淑的革命生涯时,居然流下了滚滚热泪。当时我就站在她面前,她的泪水给了我很大的震动,我内心思量着她的哭泣是否有作秀的成分,抑或是真正出于坚定的政治信仰。最后我得出结论:这哭泣是不正常的,它让我想到昆德拉的《生活在别处》。

GEO:路上有什么故事发生吗?
答:作为外国游客,在朝鲜旅行有许多限制,这些限制把人的自由行动缩减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说话有限制、行动有限制、拍照有限制。我感觉到自己每天的观察就像是管中窥豹。在所见极为有限的前提下,要得出真实的结论,是很不容易的。路上也几乎没有意料之外的故事,因为行程都是被规定好的,一步一步按着程序走。不过有一些细节给我的印象很深,例如我在火车上对一个朝鲜人礼节性地微笑时,他很惊恐地别过了头;在平壤地铁站里遇到的朝鲜人亦是面无表情,他们不愿与外国人有任何交流;参观三八线时,大家都忙着拍照,导游小姐面有不快之色,因为她正在讲解朝鲜人民是怎样把邪恶的美帝赶出家园的。

总的来说,我觉得这一路上自己的心情并不轻松,或者毋宁说是掺杂着恐惧的。

去朝鲜的前一晚,我们到了鸭绿江边,丹东这边灯火通明,但朝鲜那头一片漆黑。听丹东的朋友说,那边是不通电的。就是这个细节提醒了我:我要去的是一个不寻常的国度,在那里可能会发生一些超出我的逻辑判断的事,那时,我心里就已经有恐惧感了。

去的时候,火车从丹东出发,停在新义州作例行检查,朝鲜的乘警们检查得非常仔细,连每个人的手机型号都登记了,那时我也有恐惧感。接下来的几天,因着各种各样的限制,一种神秘的恐惧一直如影随形。这种恐惧感时时告诉我:我在中国的各种经验,到了朝鲜是行不通的。在朝鲜,人们必须用另一种方式去生活。我的心情时而疑惑、时而诧异、时而震惊、时而恍然大悟,总之,七上八下的。

在朝鲜的几天里,导游一直对我们进行正能量宣传,比如说朝鲜福利很好,就业、住房、就学、医疗都不用百姓操心。但我想,这只是片面的;而且,如果要以牺牲自由来换取这样的福利,我宁愿不要。所以,它的正能量宣传没能打动我。不过,两位女导游都很漂亮,其中一位很有耐心,歌也唱得很好,让我感受到朝鲜女人的美。作为一个长期受女权意识浸染的人,我由衷地希望她们都能过得幸福快乐。

GEO:那你觉得此行的收获是什么呢?
答:收获主要有几点:一是挑战了我的理性、智识和判断,二是给了我别样的经验,比如说恐惧感,这在我之前的旅行中是从未有过的,所以显得很独特。三是让我以更宽容的眼光去看待世界,可以说,它让我对这世界更有忧患感。

GEO:对于想去朝鲜旅行的人,你有什么建议呢?
答:多做预备功课、练习摄影技巧、遵守旅游规则(听说此前有中国游客言论过激被逮捕的,不知消息是否可靠),毕竟“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GEO:你今年有什么新的计划吗?
答:我每年都在出行,今年的计划暂时没有,但肯定是会出去看看的。本来我一直想去阿富汗和非洲,但家人认为太危险,不允许。

GEO:那你去朝鲜时,家人放心吗?
答:他们非常放心。因为他们认为朝鲜治安很好,游客行动也受到限制和保护,晚上连酒店大门都出不了。越是安全的地方,越适合我这种年轻女孩独自去旅行。

妙香山中的旅游纪念品店。在朝鲜,比较有名的旅游纪念品是高丽参、朝鲜铜碗等等。但我注意到这对小玩偶,他们身穿朝鲜传统服饰,面有俏皮之色。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朝鲜的孩子们离卡通有多远,他们知道宫崎骏吗?

平壤的一家饭店,拱门上装饰的塑料花朵让我想起了中国的90年代,在我的童年记忆中,这种塑料花的装饰屡屡可见。没想到在平壤又见到了。和我同去朝鲜的闺蜜是画家,她说朝鲜的街头招贴画都很普通(她的意思是说创作手法太老了)。我想:在这个国家,有多少细节上的美是值得推敲、回味的?

开城博物馆后的山坡上抓拍到的小女孩,我们相距很远,看到她后,我跑过去,把镜头拉到最长,抓拍了几张。接着她的父母就从后面走上来了,发现我在拍照,就十分警惕地护着她走远了。

从开城回平壤的路上,满车的人都在午睡。我强打起精神,观察窗外的风景,刚好一名男子骑自行车而过。阳光穿过他身后的树木,洒在大地上。我注意到当我们的车驶过时,男子脸上有好奇的表情。后来,我特地观察了我们的大巴车,原来它用英文、朝鲜文标识出“国际旅行社”,我估计朝鲜的普通百姓很难有机会接触到外国人,所以见到有“国际”字样的车,大多有惊奇之感。

去妙香山的路上,路边有一个简易花店。那天下着小雨,初看到这个花店时眼前一亮,心情也好了不少。赶紧趁着细雨抓拍了一张。不过事后一想,疑点颇多,首先,那个花店位置偏僻,应该没有客源,也不见有任何顾客光顾;其次,那正是三月末,以朝鲜的纬度和气候来说,许多树木都尚未发芽,这些花却怒放得有点太匆忙。我怀疑都是些塑料花。

参观完一所中学后,与为我们表演的中学生合影。这些孩子显然受过良好的艺术训练,无论是声乐还是器乐都非常出众,不过,我更喜欢他们有机会接触到西方摇滚乐。当然,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