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生活> 梧桐山“读经村”:特区里的圣贤梦

梧桐山“读经村”:特区里的圣贤梦

4
发表于2015-2-5 09:35
来源: 腾讯图片
作者: 冯海泳
所属分类:生活
梧桐山位于深圳的最高峰,十年间,建国以来几近绝迹的“私塾”在此悄然萌芽发展,越来越多对现代教育失去信心的家长把孩子送入山里学习国学。“读经村”是否能成为体制外的桃花源,家长们正在与孩子一同进行一场试验。

每天早上七点半,私塾里一天的生活从早读开始,孩子们都会先念一会儿咒语。目前梧桐山山脚已经开有大大小小的私塾不下四十家,稚嫩的读经声下的他们,像是在进行着教育实验。

每当早读过后,寄宿的学生就要求整理内务,全国各地很多学生家长慕名而来学习国学,在梧桐山读经村鼎盛时期,有上千名家长带着孩子脱离体制学校来梧桐山读经。

张中和的“得谦学堂”是梧桐山上较为出名的一所私塾,学堂一年的学费大概是每月3000元。一名家长跟着学生在背诵经书,张中和认为要让孩子成才,家长也要坚持学习,让他有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这也是他招生的其中一个标准。

四年前,何花珍看到自己的儿子凌艾因为不满意自己只考了97分而失落,当时儿子正在公立学校读一年级,她初次感受到儿子的压力,何花珍遂然让儿子退学,来到深圳梧桐山寻找一家没有压力让儿子快乐成长的私塾。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凌艾已经可以通背论语,易经,老子等国学经典。

余文泽今年5岁,他是从小就被家人决定脱离体制学校要学国学的孩子,对于余文泽的培养,王妈妈可以说是“豁出去”。她放弃了事业,从胎教开始便让孩子熏陶国学,如今两母子每天都会出现在学堂读经,5岁的文泽已经可以背诵很多经典。

王妈妈一回到家马上同步播放梵文的歌曲,尽管余文泽不懂里面的意思,她也希望他耳濡目染。

回到家里,文泽变得异常活泼,这个在深圳的出租屋经过她的精心设计,房屋的布置颇有传统学堂的氛围。

不少学生被送来私塾,与父母热衷国学不无关系。学生叶正德的父母早就为他想好了他的未来,他不需要文凭,只希望熟读经典,研究黄帝内经,成为一名出色的中医。

私塾里,学生每天的课程被读经背经围绕,每天大概8小时的诵读,并没有解经的课程。年龄较小的孩子还不会认字,就跟着老师和同学的读音来进行记忆。大多数学生对于经书的意思都不理解,有些只凭读音记了下来,老师称小孩子13岁之前是记忆力最好的时候,先背下来以后就会慢慢地理解。

除了读经,学堂还有其他的课程,如音乐,英语,太极,舞蹈等,学生可根据爱好来自行选择。孩子和家长都认为,数理化这些科目对他们并不重要,只要懂得基本运用即可。这里年纪较小的学生每周只上一节英语课,老师也并不会太过强调纪律,只有当场面已经失控时才停下来维持纪律。

1905年,清朝政府正式下令废除科举制度,兴办现代学校,到了新中国成立之初,私塾开始走向了衰落被并入小学或主动关门。到了五十年代后期,私塾基本绝迹。如今有家长开始对现代教育失去了信心,部分家长开始脱离体制学校,寻求适合自己孩子的教育环境,认为应试教育难以出人才。小部分的家长接受了读经教育,尽管没有办学资质,私塾的堂主们依然打着“擦边球”设立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私塾,在他们看来,他们是跟家长和孩子进行一场伟大的实验。可是那个举着为中华文化复兴的儿童读经书运动在十年里并没有引起大波澜,更多的是学生家长在私塾和体制学校间徘徊的尴尬。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私塾的堂主们需要一种事实证明。

提示:试一试“ ”实现快速翻页X

本文章关键字: 教育 体制 私塾 国学 梧桐山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