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我从恐惧中归来——探访“去了会死”的阿富汗

我从恐惧中归来——探访“去了会死”的阿富汗

4
发表于2015-2-6 09:36
来源: GEO杂志
作者: 安安
所属分类:GEO计划

美国大兵、塔利班、斩首、横飞的炸弹……这就是我印象中的阿富汗。但我只犹豫了一分钟,就决定去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国家”看看。 

防爆墙和铁丝网将喀布尔隔绝成两个世界,墙里是各国使馆和战战兢兢过日子的外国承包商,墙外是每天承受着恐惧但如常生活的阿富汗平民。阿富汗就是阿富汗,除了枪支、炸弹和塔利班,主导着生活的依然是柴米油盐吃喝拉撒的生活本身。

使馆区外聚集着大量的阿富汗孩子,他们年龄一般在10至14岁。失业率过高的阿富汗,这些孩子相比大人,更容易引获得外国人的怜悯,得到一些零星的“赏赐”,讨起生活来也更容易一些。

阿富汗的小商贩一直恪守“诚实”的品质。在阿富汗购买物品,没有发票这个概念,只有各种手写的收据作为凭证。即便如此,想说服商贩在票据上做手脚是不可能的。


我明白这个决定将把我送到一个战争蔓延了44年的国度,一片被血与泪浸透的土地。只是,这一次我的动机并不是简单的旅行,那种想去看看《群山回唱》《灿烂千阳》里面描写的阿富汗的冲动难以克制,因为在文字里,那些饱受摧残的阿富汗人依然会在笑容中散发出“一千个太阳般灿烂的光芒”。


喀布尔街头身穿布卡的阿富汗妇女在选购日常生活用品。喀布尔有大量使馆和联合国机构以及国际企业,物资相对丰富,国内可以买到的进口商品这里都可以买到。


肃杀、朦胧、慌乱的第一眼


当我还在摩洛哥老城游荡的时候,听朋友偶然说起阿富汗正在开始历史上第一次民主大选,大选的日期正好与穆斯林国家的斋月重合在一起,所以我马上意识到我的机会来了。


作为一个亚洲人,从各种角度分析,在阿富汗都会比白皮肤的欧洲人更安全——我说的是汉语,持的是中国护照,我的国家并没有对阿富汗做过哪怕一丁点儿的恶行,我相信穆斯林的本性是善良的,不会伤害我这个形单影只的中国人,而且在善良之上还覆盖着宗教。当然这些都不是绝对的,我安慰着自己,毫不犹豫地赶往伊朗,再从伊朗直奔阿富汗的赫拉特。


国土面积仅相当于中国1/16大小的阿富汗被划分成35个省份,赫拉特省位列第三。除了电力供应相对充足(沾了伊朗的光),跨国贸易很便利,这个西部省份比其他地区也要更富庶一些。作为省会的赫拉特市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比较亲切,话说帖木儿帝国的继承人沙哈鲁在这里建立都城的时候,明成祖朱棣曾遣使出访帖木儿帝国的这座都城,沙哈鲁亦派使者访华,这种你来我往的友好交流与贸易往来持续了半个多世纪,所以赫拉特的一些古代建筑上至今还保留着一些中国元素的图案。


我选择了陆路的方式进入阿富汗,这主要出于对空中交通的恐惧。在出发前的几天里,阿富汗的喀布尔机场刚经受一次恐怖袭击,所以飞往阿富汗的飞机总能让我联想起“9·11”。作为阿富汗第三大城市,赫拉特与伊朗接壤,西部的狭长地带就是古丝绸之路上与中国接壤的瓦罕走廊。这里的治安是阿富汗“最好的”,被认为是通往阿富汗最安全的一条陆路通道。


2001年2月塔利班领导人穆罕默德·乌马尔下达灭佛令,宣称要毁掉所有的佛像,包括巴米扬大佛。经过一个月失败的斡旋,同年3月12日塔利班动用大炮和坦克将巴米扬大佛炸毁。虽然两尊大佛的外型几乎全毁,但其大轮廓及一些特征仍可在山崖凹入处被辨识,在塔利班政权被推翻后,国际社会正帮助重修那两尊大佛。图为大佛修缮现场。


深入这个是非之地,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最关心那里的安全。说实话,前后在阿富汗的二十多天里,没有近距离碰到什么特别危险的事情,当然并不是没有危险存在。在我从喀布尔飞往巴米扬的那天早上的430,机场被袭击了,而我的飞机是早上6点起飞,而在前两天,阿富汗东部靠近巴基斯坦的一个地方发生了阿富汗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恐怖袭击,导致82人死亡。这是我第一次切身感觉到恐怖——只有老天才知道我的身边会不会突然升腾起一朵蘑菇云。虽然飞机安全起飞并且顺利到达目的地,但是现在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不过,阿富汗完全没有媒体报道的那么恐怖和危险,也还在可控和预料之中。就如2013年媒体铺天盖地地报道埃及暴乱时,在各种骚乱、偷窃、抗议及爆炸的当口,我还是在开罗转悠了一个月。除了看不到游客外,当地民众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所谓骚乱给我的感觉不过是老百姓偶尔游行抗议咒骂一下政府,发泄发泄心中的不满而已。如果再往埃及南部走,去往卢克索或者阿斯旺,更难感受危险的气息。那里歌舞升平,人们悠闲地漫步尼罗河边感受休闲,乐呵呵地坐着热气球看日出。正是这次经历更让我坚信,媒体报道并不代表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真实面貌。


当我刚刚通过铁丝网构成的伊阿国境线,迎接我的是一场突然而至的沙尘暴。在黄褐色沙尘的笼罩下,世界变得一片朦胧,呈现在我眼前的是若隐若现的悍马战车、美国大兵和手持AK47的阿富汗警察。一些穿着蓝色布卡在边境线上做生意的穆斯林妇女掩着面纱奔跑着寻找庇护的屋檐。天呀,这就是我看到阿富汗的第一眼,它是那样肃杀、朦胧、慌乱的阿富汗。



提示:试一试“ ”实现快速翻页X

本文章关键字: 美国 战争 危险 阿富汗 塔利班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