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GEO视界杂志——跳迈克尔·杰克逊的年轻僧人

GEO视界杂志——跳迈克尔·杰克逊的年轻僧人

4
发表于2015-1-8 09:23
来源: GEO视界
作者: 芷涵
所属分类:GEO计划

你说,我会死吗?

不好说,但我肯定是不会死的。

进行这段对话的两个人已经有好几个小时没有见到其他人了。他们汽车的右侧两个车轮滑下了公路,将两个人毫不客气地留在了川藏线上这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原中。这一天是2005119下午,雪堆得已有半人多高,把公路和周围的草原毫无差别地连在了一起。远处,一辆车被埋在大雪中,只有十公分的车顶露在外面。那是一辆不小心开到草地中间的车,车主要等到明年春天才能回来将它开走。

此时,温度已经非常低了——前一天,一场30年罕见的大雪将温度降到了-30oC。为了省油,他们只能将车发动一会儿,停一会儿,暖和一下,冷一下。但即使这样,如果天黑了还没有人搭救他们,极度的寒冷和高原缺氧将令一切变得难以预料。

问话的那位女士叫文莉,当时的身份是音乐人,而毫不客气地回答她的人叫恩波,是她此行请的藏族司机。虽然没想到会听到这么直接的答案,但文莉还是笑了,而且很开心,很真实。那一刻我一点都不害怕。能在那样洁白的世界结束自己的生命,也算是个不错的方式。

关于命运,有两种说法:一种是你相信什么样的命运、追求什么样的生活,你就会被什么样的命运选中;另一种是命运会用一次次的奇迹或者灾难改变你,直到你最终臣服。我们不知道文莉的生命轨迹是什么样的,但通过和她的交流却不难发现,其中总有一些充满神奇意味的故事。这中间,既有她的选择,也有命运的眷顾。

就在连乐观的恩波都有些束手无策的时候,一辆小皮卡出现在身后的地平线上。这辆拉着好几位回家过年的藏族年轻人的车稀里糊涂地跟着文莉他们留下的车轮印记来到这里,来到了正在茫茫大雪中进退两难的文莉身后,带来了身强体壮的小伙子和得心应手的工具。

她走下车,却听到楼上传来了迈克尔·杰克逊的歌声。

文莉吃了一惊。在藏区行走这么多年,她很少在寺庙中听到藏族或汉族的流行歌曲,更别提来自国外的流行音乐了。在她看来,在寺庙中听到这样的音乐,无异于在高原上见到了一艘刚刚完成星际穿越的宇宙飞船。

然后,她做了一个令朋友意想不到的决定:坐在小楼下面等着楼上听歌的人出现。她要看看这个敢在佛学院里听迈克尔·杰克逊的歌曲的人到底长什么样。

作为一个从事艺术创作的人,文莉对细节有着与众不同的关注。也就是这样的关注,让她在观察藏族人时总会找到不同的视角,得出不同的结论。比如,她就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藏族人没有那么强的时间观念。

两个小时过去了,僧人们开始陆续出门上课。身着暗红色僧袍的他们在阳光下有说有笑地从耐心等待的文莉眼前走过。可能是因为听到了下面的脚步声,楼上的窗户中终于出现了一个年轻僧人的脸。由此,文莉也终于争得了一个到楼上一坐的机会。

穿过放着木材、摩托车以及杂物的一层,文莉来到了楼上的小套房。她意外地发现,客厅里居然贴着迈克尔·杰克逊、C罗和贝克汉姆的时尚海报,和挂着唐卡、摆满经书、用来念经、打坐、睡觉的里间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位年轻的僧人名叫嘎松俊美,能讲非常流利的普通话,虽然词汇量不多。为什么迈克尔·杰克逊会是你的偶像?嘎松俊美的回答出人意料:因为迈克尔不仅能表演好听的歌曲,还会设立慈善基金,倡导环保,宣传人人平等,主张用和平取代战争。他确信,死去的迈克尔现在一定身在天堂。如果他是藏族,一定是妙音天女央金拉姆化现到人间,传递美妙动听的歌声,润泽心灵。

聊到高兴之处,嘎松俊美告诉文莉,他还会在坐夏(僧人在夏季进行的长达三个月的坐禅精修)结束后表演迈克尔·杰克逊的舞蹈。果然,一个多星期后,文莉的手机收到了一段视频。在视频中,嘎松俊美身穿黑色服装,头戴黑色礼帽,手戴白手套,栩栩如生地模仿着迈克尔的舞姿,令人不可思议。虽然当时特别想去给他拍个纪录片,但我觉得还不够了解他,应该先和他成为朋友

通过四年多的接触,文莉发现,嘎松俊美身上有太多的不可思议。他接受了这个时代最新理念的冲洗,却丝毫没有影响自己信仰的笃定。他是寺院里念经和辩经的第一名,他写着一手印刷体般工整的书法;他会定期组织年轻僧侣收集周围的垃圾,带领他们在周围的村子中宣传保护树木的重要性,甚至会在夜里上山制止村民偷砍树木的行为(在他的影响下,寺庙里的僧人已不再砍伐树木,而是去山上捡干柴)。当然,他也会为年轻僧侣们争取定期踢足球的许可。

以后会还俗吗?不会的。嘎松俊美的梦想就是修成佛,这一世不行就下一世,一世又一世。虽然他计划趁着年轻在身体好、记忆力好的时候到更多的地方看看这个世界和它的变化,收获更丰富的感悟,但他在四十岁时闭关修行的计划却从未动摇。

伴随着《Billie Jean》的音乐,这位活力十足的年轻人专注地演绎着那个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风靡全球的舞蹈,动作流畅,节奏鲜明,仿佛得到了一代流行天王的真传。更为重要的是,周围欢腾的情绪没有影响到他,他正沉浸在另一个世界。这一切看似矛盾,却显得格外美好,僧袍的红色与草地的绿色、年轻的天性与宗教的律法、不变的传统与悄然到来的变革之间的冲突,直逼人心底固有的边界,催促着更加开放更加纯粹的意识,像那歌声和舞蹈般充满了蓬勃的生命力。

这让我们看到了21世纪的西藏,看到了处在今天这个时代背景下的藏传佛教。

 

摄影:文莉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