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GEO旅人故事:走出泥沼,逃过巨浪

GEO旅人故事:走出泥沼,逃过巨浪

4
发表于2015-1-5 09:33
来源: GEO视界
作者: 大志
所属分类:GEO计划

2015年开始,《GEO视界》将以采访的形式,为您每天讲述一个旅行者自己的故事。今天推出的,就是GEO编辑大志的2014旅行总结——在这一年里,大志登过高山,也下过江水。如果你有自己的旅行故事,发邮件至luo.ran@gjchina.cn与我们联系

南水北调西线独立科学考察队长江当曲源一号营地


大志:原名王众志,《GEO视界》(德国国家地理杂志)中国编辑部资深人文地理编辑、环保记者;2009~2012年“中国西线调水工程”地质科学考察队、“为中国找水”青藏高原冰川科学考察队队员、随队记者;2010年七大国际河流源头科学考察队副领队;2013年三江源冰川科学考察队随队记者;2014年格拉丹东冰川及登顶探险队副领队;2014年GEO雅砻江上段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副队长及随队记者。


1、过去的一年记忆最深的一件事是什么?

A:2014年8月27日,作为组织方《GEO视界》的活动组织者和执行人,配合探险家爵士冰漂流长江支流雅砻江上段石渠至甘孜河谷峡谷,是2014年记忆最深的事情。这次漂流从27日一直持续了13天,使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对水产生了无法抑制的恐惧,也被自然彻底折服了。当看到甘孜城远远飘起的烟火时,却又开始怀念大浪搏击的时刻,这种矛盾的心思让我记忆深刻。

2、能用一句话描述一下你的这次漂流吗?

A:你可以当任何的探索都是一种游戏,也可以把漂流当做一种工具,但最终回到人自身的只是一个视角的变化,使人有机会站在不同的视角上看待自然。

3、2015年你有什么等待完成的计划吗?

A:探洞、漂流、攀岩、登山、穿越、自驾、徒步,在新的一年中,这些形式的探索都是2015年计划要进行的活动。我们已经成功的组建了一些探索小团体,大家来自五湖四海。2015年我将和所有愿意参与进来的伙伴们通过跟与与众不同的形式感受各种地理极限。至于具体计划:4月份漂流一下莱茵河,攀登一下马特洪峰;5月份漂流和徒步长江;7月份攀登各拉丹冬峰;8月份穿越四大无人区……如果有朋友想参与,就与GEO中国编辑部联系,都是有机会的。

4、感觉你的生活一直在路上,什么时候开始扎入这多彩的世界不回头的?

A:记得2010年5月的一个傍晚(像是鬼故事的开头!)我在国贸桥下遇到了一个迷路的“老头”,为他指了路,还跟他分享了一根烟,他邀请我6月份到成都找他,一起去探险。当时我根本不知道探险是怎么回事,只是沉闷的城市生活让我缺少刺激,于是就爽快的答应了。后来才知道他是民间探险家杨勇,那次活动就是持续了很多年的“为中国找水”系列活动。那一年走遍了青藏高原的大部分冰川和荒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5、你提到的民间探险是怎么回事?

A:这是一个奇怪的圈子,聚集着一群奇怪的人。民间科考顾名思义就是脱离官方背景的一种民间行为,以兴趣为驱动力,带着一点爱国主义情结,带着一颗悲天悯人的心,带着永远无法满足的探知欲,走上一条常人无法理解的路。据我观察,他们中大部分人都单纯的可爱,他们的价值观都是逆向的,与当下的金钱价值观绝对背道而驰,他们挺清贫,但每年依然会在路上。有人也问过我他们的所作所为到底意义何在,我举几个例子:近代几次中国探险的奇迹都是民间团队创造的,很多无人区深处的地质、水文、资源信息也都是这些民间科学考察团队带出来的。民间探险是怎么回事?我觉得民间探险就是中国自然科学领域得以发展的原动力。

6、到2014年最后一天为止,你的科学考察还顺利吗?你眼中的青藏高原还好吗?

A:这种类别的探索和科学考察不会太顺利,也永远不会停止。虽然大家觉得这个国家值得探索的地方越来越少,但在我眼中却依然有很多未知在中国的山水中沉睡。只可惜年轻的人、愿意探索自然而不是浮萍掠影游览的人越来越少。其实探知真相往往然人陶醉,比如青藏高原并不缺水,只是污染越来越重了,电站越来越多,被沙漠淹没的草原面积越来越大,野生动物越来越靠近生活区,公路离江源越来越远。这些,不走进深处是无法体会到的。

7、能说几个去年最难忘的(心惊肉跳)的故事吗?

A:这可以写一本惊险小说了。从2010年那次沉车开始,心惊肉跳的事情就从来没有断过。2011年被困在当曲的沼泽地里半个月之久,几乎断送了小命。2013年车辆离悬崖还有一米的地方才停住。2014年格拉丹东登顶的最后瞬间,一场鸭蛋大的冰雹生生把所有人砸回了营地,头盔都被砸裂了,差点迷路。下半年那次漂流,4级滩3米高的大浪两次差点把人掀到江里去。几乎每一次探索都伴随着危险,几乎每天都填满畏惧。

8、这种方式对你最大的成长和改变是什么?

A:这是一种彻底转变人的方式,首先我变得自信,可以和任何人平等的对话,哪怕他是个高高在上的人。知道不卑不亢和坚持真理的意义。其次不再恐惧,眼界大开,思维活跃。我们在城市里变得太懦弱,太会趋炎附势和自我否定,顾及的东西太多,经常贱卖自我,几乎没有信任两字的概念。这一切的一切都能在大自然中得到治愈。去除了一切外因的束缚,在自然面前真的人人平等。领悟一下物竞天择和逆境,才能看清那些自己为自己定制的枷锁。我在探索的过程中找到了打开这些枷锁的钥匙,这样内心终于获得平静,此一刻人才真的变得理智,这就是最大的变化。

9、给2015年你的新旅程一个寄语,你想说什么?

A:如果我是一只向往天空的风筝,2015年新的旅程就是把我送上天空的风。

图片故事:《我的队友,一群疯子》

照片里的这两个人,我又爱又“恨”,他们窝在帐篷里的这个时刻,我们已经被困在当曲东岸的沼泽地里7天了。周围的水泡子里水多的是,但不能饮用,我们携带的淡水已经所剩无几。坐在左边的徐老爷左手断了,你们看不出来,但真的断了,坐在右边的税晓洁双脚冻伤了,你们也看不出来。那种痛苦是常人不能忍受的。高反、肢体的伤残和饥渴的忍耐。他们依然乐观,我倒是有点歇斯底里。我想到我可能完了,可能走不出这几百平方公里的沼泽地无人区了。这谁也怪不得,我走错了路,杨勇救了我,他一意孤行的要继续深入,于是我们被困住了。在画面的最左边,能看到杨勇的影子,他正试图点燃一堆牛粪让大家取暖,可是直到深夜,这堆牛粪只是冒烟,最终没有点燃。第二天太阳升级的时候,我们还得继续忍耐,这样绝望的忍耐几乎持续了半个月。和这群疯子在一起,我们最终走出来了,还创造了一个奇迹——丰水期第一支成功穿越的人们。要是没有他们近乎疯狂的执著和莫名其妙的乐观,不会有这样的奇迹,我们也活不到现在。税晓洁就像照片里那样,每天抱着一瓶子酒,讲着各种奇闻轶事,讲着各种毫无笑点的笑话,就这样支撑着一点点往沼泽边缘挪动,这瓶酒,直到最后他都没舍得喝上一口。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