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假期精选:GEO视界杂志——平壤style初体验

假期精选:GEO视界杂志——平壤style初体验

4
发表于2015-1-1 10:15
来源: GEO视界
作者: Christoph Kucklick
所属分类:GEO计划

为了登入朝鲜的局域网,金先生自顾自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类似iPad的东西。这一情景立刻让我意识到,一些我曾深信不疑的关于这个国家的印象将被颠覆。

这个灰色的、棱角分明的电子产品是一台朝鲜自己生产的平板电脑。寸步不离地守着我们的导游金先生和吴先生兴致勃勃地看着触屏上播放的视频,看着孩子们弹钢琴,或是从儿童游戏攀援架上摔下来。我这才知道:原来,朝鲜人也有自己的家庭视频短片!而在这之前我还以为,这个封闭的国家应该连电脑都没听说过呢。

这是一次充满新奇发现的旅行。比如一秒钟都不肯让我离开他们视线的金先生和吴先生。他们总是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在午餐和晚餐时间喝烧酒和啤酒,在卡拉OK厅充满激情地唱到深夜。“我们朝鲜人跟意大利人一样”,吴先生用一口流利的德语说,“最看重享受生活了。”

确实是这样,我想。因为我们也刚刚在一家很好的餐厅享用了极其丰盛的饭菜,而类似的餐厅我们一路上见到了不少。我们吃了牛肉配银杏和意大利五叶松,奇妙的冷面汤,腌鱼子和意面,它们的调料都是从欧洲新鲜进口的呢。

你一定会问:在朝鲜大吃大喝?怎么可能呢?

一次成功的旅行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还没等你找到答案,一大堆新的问题已经冒出来了。我们此次的朝鲜之旅也是这样:它唤起了潮水般涌来的复杂情感,却又让我们总也找不到恰当的结论。如果以这样的情绪波动为标准,朝鲜绝对是个最佳的旅行目的地。

这种矛盾的感觉在我们从北京机场办理登机手续时就开始了。朝鲜在世界上太引人注目、人们对它有着太多主观的看法,以至于当一件在平时看起来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事情就那么简单地发生时,你会觉得极其不平常。比如入境,你只需向旅行社预定一个旅行套餐,一切就全都搞定,完全没有想像中的复杂。在飞往平壤的飞机里,坐满了来自瑞士、意大利以及朝鲜的宿敌美国的退休人员。据说,2012年,来自西方国家的游客数量已经超过了五千。

这是要腾飞的节奏吗?

想到朝鲜时不时的恶作剧行为和那些经常把整个世界弄得惊慌失措的举动,上述想法多少会让人有些担心。但实际上,朝鲜远比我们想像的更让人迷惑。2013年初,一些观察员曾经臆测,朝鲜半岛局势正处于战争爆发的边缘。这个推断的根据是:朝鲜当局不仅完成了第三次核试验,而且还关闭了一个事关经济命脉的特别经济区,并威胁美国要对其实施第一次核打击。这一切像暴风雨一样席卷而来,紧接着又在六月毫无道理地恢复了平静。

在我们的考察期间,金先生和吴先生也给我们展示了这个国家既友好又令人困惑的一面,而这,和我们所了解的朝鲜完全不同。

牡丹峰上,绿色的山顶俯瞰着首都平壤的灰白色建筑。那天是“朝鲜劳动党”建党日。在这样一个盛大的节日里,所有人都有了休息的机会。一个个家庭的成员们随意地坐在公园的草坪上,烤着羊肉串和墨鱼,配上足量的韩式泡菜和蛋黄酱土豆沙拉还有韩式包饭——当然还有源源不断的啤酒和烧酒。

我们之前听说,朝鲜政府禁止国民同外国人交流,但实际情况完全相反,我们和其他所有游客一样,被邀请参与到这场庆祝之中:野餐的主人们递给我们满满的酒杯,爽快地把他们的孩子塞到我们怀中,并用最新的数码相机给我们照相,有的甚至用他们的筷子把可口的食物递进我们嘴里——这无疑是朝鲜人民热情好客的最高体现。

老兵派对:边喝烧酒和啤酒边跳舞烧烤——在首都的牡丹峰公园里,身着标准制服的工人们都兴高采烈地庆祝建党日。


之后,他们还邀我们加入人群一起跳舞。扬声器里传来当地广为传唱的革命歌曲,成千上百的人跟随着《朋友,我们前线见》、《跟随党的旗帜》的节奏在草地上起舞,无论是小孩子、头戴毛主席帽、身着制服的老年男人,还是身穿蹩脚英文T恤的青少年(T恤上写着:Love will hate you apart)。他们兴奋地转着圈,自顾自地唱歌、拍手、把手臂向高处挥舞,一片欢腾的景象。

紧接着,一些学生向我们挥挥手,让我们过去。他们把最后的白兰地倒入铁皮杯中,并举杯祝福:“感谢敬爱的领袖金正恩元帅的深切关怀”。2011年12月,年轻的金正恩在其父亲金正日去世之后接管了朝鲜的政权。这位三十岁的男人与这个国家一样充满争议,他为这个国家带来谨慎的变革,也为世界带来了2013年的那次半岛危机。

我问其中的一个刚攻读完经济学位的学生未来的打算。“为祖国的未来而奋斗”,他轻声地回答道。“这个国家的未来是什么样的?”我接着问。

“我们有过苦日子”,金先生为我翻译道,“但现在我们已经准备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和最富裕的国家!”那是什么时候呢?“在可预见的时间内。”你有考虑过,想要争取领先的地位,你们必须超过约150个国家吗?这位学生愣住了,明显他并不清楚这之间的差距。

然后他耸耸肩,抬起头说:“那又怎样?!”


图片:Martin Sasse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